淺談「台灣學校輔導體制:WISER模式」

專業分享 ■ 余鎮洋

香港政府繼去年在小學實行「一校一社工」,在本年度的財政預算案中,又表示即將推行中學「一校兩社工」政策,似乎此兩項政策都對本港學校輔導體制有明顯的衝擊,當中有學校表示支持,亦有學校冀局方繼續讓他們有較高的自主度去聘用合適的輔導人員,去處理現時學生身心問題的多樣性,至今不少輔導人員團體及工會仍在與局方磋商中。

筆者有幸於今年5月到台灣與現任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的王麗斐教授會面,她曾參與推動學校輔導立法,她讓筆者理解到台灣學校輔導系統的發展與優化歷程,並意識到以下兩點值得香港作參考:

  1. 整體來說,台灣政府在實施輔導有關政策時有較高的主導權,在2011年落實學校輔導法例,訂明中小學應聘任專任輔導教師及專任專業輔導人員(包括學校輔導員、輔導心理學家 [ 台稱:諮商心理師 ] 、臨床心理學家 [ 台稱:臨床心理師 ] 、社工 [ 台稱:社會工作師 ] )一併納入學校輔導體制,法例上亦規定每名輔導教師 ∕專任專業輔導人員對學生人數有明確比例,此法例規管學校組成一支整全輔導團隊,讓不同專業角色發揮其專長來應付學生各項心智成長需要。
  2. 台灣學校輔導體制WISER模式是一個重視華人合作文化的系統,有別於香港或西方現行的分工模式,這個系統更重視輔導工作中的互補與合作,因此在推動學生輔導工作時,非常重視建立同儕之間的和諧關係,引領不同專業如一般老師、輔導教師、專業輔導人員一起參與,在介入與預防工作各司其職,建立以學生為本的生態資源脈絡。WISER模式不同於西方學校三級輔導模式的專業階層與分工模式,在圖形上,將傳統三級輔導工作架構由三個明顯被切隔開的三段架構圖,修正為三個大中小三角形所組成的圖形,希望能代表三者均十分重要、缺一不可,因此採用「包含」的圖形來設計(詳見圖一,王麗斐與趙容嬋,2018)。

反觀香港實行校本管理體制,教育局會對學校發出工作指引,學校無疑在訓育與輔導系統上有較大的自主度與靈活性去營運和分配資源,而輔導組的成員一直以來都由學校按需要自行聘用,但隨著學生的情緒及心理狀況近年來持續多樣化,學校或未有足夠經驗與資源覺察到學生潛藏的問題與危機。因此,筆者認為教育局未來在策劃具前瞻性的輔導系統上有較高的主導權,需要全面地制定一支整全專業輔導團隊(包括教導教師、學校輔導員、社工、專業心理學家),而非單一專業,並指引學校需按學生比例聘用相應的專業人員。各專業輔導人員亦必須在學生發展、預防、介入三項工作與一般教職員通力合作,共同協助學童建立解難與應對技巧去疏導情緒及壓力困擾,建立積極正向的生活態度。


【 作者簡介 】
現任香港樹仁大學輔導暨研究中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亞洲專業輔導及心理協會主席。余先生致力研究及推動正向教養及優勢輔導,對協助個人及父母發掘孩子潛能及強項別有心得。

教協與香港樹仁大學輔導暨研究中心持續合辦各類輔導課程,包括特殊教育輔導、生涯規劃輔導等,詳情請瀏覽本會課程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