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政治立場,是大是大非

雨澤心田■田方澤

很多香港人都感到這個六月異常的漫長。每一天都有無數事情發生、無數資訊湧入。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剛過,16日便有歷史性的200萬加1人走上街頭。整個港島北都是黑衣人,大眾讚嘆港人終於走出傘後的無力感。走筆之時正值「621升級」前夕,明天何事無人知曉,也不知讀者諸君用甚麼心情讀這篇文章?

200萬人we-connect是林鄭最大的政績,連平素不准講政治的facebook和WhatsApp group都熱鬧起來了。不過總會有人不滿,比如612警察開槍之後,仍聽到茶餐廳的叔叔說示威者收錢搞事,素來平靜的我也忍不住顫抖指正(還擔心影響人做生意)。或仍有人不願了解,誤信政府指香港將成為逃犯天堂等說法,認為示威者無理取鬧、或體諒前線警員而認為示威者「暴力」不合理。隱隱然,有點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撕裂的味道。

香港人習慣好來好去,為免「面阻阻」,不說便是。不過也聽過有家人、朋友之間為了條例,或為了行動方式而爭執。到了職場或學校裡面,就變成另一種的「政治中立」,「各有各難處」了。路線分歧事小,立場分歧卻值得討論。

2014年台灣太陽花運動的時候,有人認為大學生不應激進佔領立法院。網絡插畫家Nagee畫了一個比喻:「當胖虎霸凌大雄的時候,你只有兩種立場:1.挺大雄;2.挺胖虎;3.假裝沒看到;4.譴責暴力兩邊都不對」

明明是四種立場,為甚麼是兩種呢?因為後面三種,其實都是「挺胖虎」。有些時候我們面對的,其實不是政治立場的問題,而是大是大非的問題:面對一百萬民意和各種遊說無動於衷、對著手無寸鐵的平民瞄準頭部開槍,或30年前中國政府出動軍隊武力鎮壓請願學生。本質上不是政治立場或政策的辯論,而是聆聽民意、人權、尊重、民主。一些簡單不過的基本原則,也是大是大非。

早前教育局局長說老師要中立持平,並反對罷課和各種行動。教學是否要政治中立?我同意的。但如果面對大是大非,要片面地「中立」而把一些不合理的事情合理化,只怕是另一種偏頗了。中立客觀,不是片面傾向政府,也不是簡單地鋪陳雙方理據各打五十大板,而是有理有節地支持合乎公義的信念和呈現真相。

這不是政治立場的問題,而是大是大非的問題。


田方澤  教協副會長、中學通識老師。鑽研教學之外,更喜歡抽時間和學生談天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