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歷史和多角度

心語絲絲■ 劉銳紹

香港形勢風雲變幻,港府和警方不理民間五大訴求,還表現出崇拜暴力的傾向。年青一輩往往找不到出路,容易傾向剛性表現。這個時候,他們更需要長輩和老師的引導。可是,一把無形的劍卻向教育界飛來,指責「今天年青人的躁動就是不負責任的老師造成的」。「放劍」的人沒有反求諸己,還諉過於人。那麼,老師們該怎樣面對逆境呢?

其實,我也經常被「放劍」的人指摘為「不負責任的評論員」。沒關係,萬事自有公論。所以,我用兩種方法與年青人交往。

其一:在歷史中找尋辨析的理據,尤其是可比較的素材。在這過程中,我經常使用「條塊分割法」討論問題,即把事情中每個環節的利弊逐一分析,然後重組起來,像紡織一樣,把縱橫交錯的絲和線,穿梭而成一塊布。

例如「五四運動」前後,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既支持學生表達意見,但同時勸告學生不能過激。當他知道一些學生火燒趙家樓之後,馬上公開批評。不過,當和平請願的學生被捕後,他又親身保釋學生。蔡元培的取態是:理智行動可以得到更大的支援。「五四運動」在歷史上得到正面的評價,也在於此。這些歷史可在《重返五四現場》一書中找到。

又如「八九民運」期間的北京大學校長丁石孫,也發揮了類似的作用。不過,這樣的理據不一定得到今天的年青人認同,因為官方採取另一種不講理的高壓手段。以眼前的香港為例,中央和港府聲稱要「止暴制亂」,但事實上卻在「製亂」。老師們是教育界人士,有推動多角度思考、鼓勵兼聽的作用,但老師們同時是社會一份子,有兼聽之後擇善而從和獨立判斷的能力,以及表達的權利,所以可在學校以外公開表達出來,不用擔心被那種傾向於官方暴政的「責任」壓倒。

其二,我不會讓同學和青年們容易陷入悲觀失望的谷底。這個時候,更需要從大歷史尋找支點。即使在外國,民主自由也不是一朝可達;不過,我引述的例子和重點放在「始終可達」。眼前,官方的倒行逆施正不斷推高「變」的臨界點。引用毛澤東一句詩:「風物長宜放眼量」;然後我再加一句:「各自修路上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