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落實新政保留多一點過渡彈性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暑假即將結束,學校又開始忙起來,為迎接新學年作好準備。教育界爭取多年的教席全面學位化,亦將於新學年正式落實。新政策為改善學位教師過去的不公平待遇,無疑是值得肯定的,惟當中有不少技術性細節和過渡安排,教育局必須實事求是,盡快理順及解決。

隨著師訓課程學位化,加上在職老師的持續進修,新入職和現職教師之中,已接近百分百持有學位。因此,舊有政策限制學位教師職系的比例,導致已持有學位的教師無法全數入職學位職系,部分只能任職文憑教師,明顯不合時宜,對教師專業也是一種剝削。經教育界多年的據理力爭,政府宣布在2019/20學年於公營中小學一次過把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學校可因應校本情況,在2020/21學年或以前全面落實。

突然「落閘」令人無所適從

就有關政策落實的時間表,從我接觸不少的學校當中,絕大部分都傾向在新學年一次過落實全面學位化,避免引起校內不必要的爭。不過,當中發現部分現職及新入職老師卻未能順利過渡,這是由於現有政策規定,持有中學師訓而在資助小學任教的老師,必須先入職為文憑教師(CM),並於原校改編為學位職系(APSM),但在全面學位化後,當局不再接受文憑教師入職,導致這些持有學位但屬中學師訓的老師,在新學年便不一定能入職小學或轉職學位教師。有關規定只在入職小學出現,入職中學則沒有此規限,即持有小學師訓及認可學位的教師,也可入職中學學位教師職系。
以我近月接獲的求助個案為例,有中學教師教師原已獲安排在新學年入職小學,但因新政策突然「落閘」,令他頓失入職資格,對他們來說,是有欠公平和彈性的。此外,有持中學師訓的現職合約小學教師反映,他們的「不對咀師訓」,以及不能入職文憑教席,讓他們不能入職小學常額教師;也有常額小學文憑教師投訴,礙於他們持有的是中學師訓,所以他們不能以原有師訓轉到新校任教。不論是受影響的教師或學校,彼此也感到無所適從。

特殊學校的過渡安排?

除了小學,特殊學校面對改編和過渡的問題可能更加複雜。由於特殊學校是一校兩制,既有中學也有小學,有些老師甚至中學部和小學部也有任教。因此,全面學位化後,學校便要正式區分哪些教師屬中學部,獲中學學位教師職級;哪些是小學部,獲助理小學學位教師職級。我也聽聞,有學校在處理這個問題上,也存在不少困難。

以上個案及情況,正反映政策不設緩衝期,讓老師不能順利過渡所出現的「副作用」。為此,我已再次去信要求教育局交代情況,並為學校提供足夠的彈性及緩衝期,例如讓受影響教師在2019/20按以往一樣先任職文憑教師,然後在2020/21學年全面實施學位化,這既沒有延長全面學位化的推行年期,又能妥善解決受影響的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