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幼教 刻不容緩
-專訪會長馮偉華

622p1c_pic02

本報記者

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主席鄭慕智於上周與傳媒茶聚,表示希望下學年推出短中期措施,包括研究調整學券面額及一次性撥款,紓緩業界困難,更表示在外訪後發現沒有地方推行完全免費的幼兒教育。教協會爭取15年免費教育,反對只以優化學券取代免費幼兒教育,我們為此訪問會長馮偉華,了解他對有關問題的看法。

特首梁振英參選時在政綱承諾「盡快落實15年免費教育」,但履任後卻說「由研究到落實要4至5年」,因而要推出短、中期措施。馮偉華不諱言,學券制度百孔千瘡,而且15年免費教育早在上任政府已開展研究,但現在幼教界還要多等數年,隨時是今屆政府任期屆滿才有望落實,在情在理都說不過去。「儘管幼教界希望學券制盡快被取締,但在政府堅決拖延下,提出改善學券的短、中期措施,也只是在非不得意下才接受的。」

622p1c_pic03政府「龜速」步伐 幼教界怨氣日深

不過,既為短、中期紓緩措施,例如調整學券面額和一次性撥款等,只涉增撥資源又不觸動學券制度,問題既無爭議,支援幼教已刻不容緩,馮偉華認為,若局長吳克儉認真「急事急辦」,根本毋須繞道由15年免費教育的專責委員會去研究,教育局也可當機立斷,承擔規劃教育的責任,不用業界和家長再苦等至下學年。「梁振英當初承諾盡快落實 15年免費教育,幼教界本以為他上任兩年左右,應可分階段逐步落實,誰知現在要約兩年時間,才有望推出改善學券的短中期措施,這樣『龜速』的步伐,令人不得不質疑,政府口說研究,其實在拖延,幼教界的怨氣和對政府的不信任,只會越來越深。」

馮偉華特別指出,今年4月立法會政府中帳目委員會,因應審計署發表的「學前教育學券計劃」報告書,對學券資助作出了一些重要的批評,包括:在2012學年即第二輪學券推出時,教育局將學券面值的考慮因素,改為只按每年通脹調整,即是說,在首輪學券中納入考慮的另外兩項重要因素:「教師增薪」及「資歷提升所涉及的款項」,在新一輪學券資助中已被剔除,因此由2012及2013學年開始,學券面值的增幅已由首輪學券的每年約10%,分別降至5%及4.2%。「可見,要增加幼教資源,政府需要研究經年,但要縮減資源,例如在調整學券面值時剔除了這兩項對幼師極重要的因素,則莫說研究,同工連被諮詢的機會都沒有,便已經實行。而且,若不是審計署報告,揭示政府在2012學年開始,教師增薪這個因素也在調整學券面值時被剔除了,很多幼教同工其實仍然蒙在鼓裡。」

要真正急幼教之所急,馮偉華認為,當局首要提高學券面值及學費上限,並提供過渡津貼,讓全日制幼稚園即使未能立即定出加權資助比率,也可有基本合理的補助維持營運;也讓幼師即使未能立即享有薪級表,其資歷也可獲合理回報,以留住幼教人才;也讓家長即使未能立即享有免費幼兒教育,也可獲得具質素的幼兒教育,並減輕學費的負擔。不過他補充,改善學券屬過渡性措施,要真正解決市場主導教育的根本問題,治本之道是盡快取消學券制,落實15年免費教育。

622p1c_pic01教育原則 不容退讓

對於委員會主席鄭慕智向傳媒強調「沒有一個國家的學前教育完全免費」,不應採取全部公營化的資助模式。馮偉華回應,參照本港現行12年免費教育的經驗,亦不是全部公營,在公營系統以外,也存在私校以至直資學校等不同的辦學模式,而幼教界或社會也從來沒要求取消獨立私立幼稚園,好讓有能力或有需要的家長可自由選擇,維持幼教的多元發展。基於這個前提,馮偉華認為無必要將個別獨立私立幼稚園的高昂學費計算在內,以誇大資助幼稚園的學費差距,成為免費幼教的一個阻力。他一再重申,「技術困難總有方法解決,但15年免費教育已是社會共識,更是教育原則問題,這點是不容退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