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檢討學額回撥機制 憂人文學科邊緣化

本報記者

622p1b_pic01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每三年推行一次的「學額回撥」機制(又稱「優配學額」機制),即將進行第三輪規劃(2015至2018年度)。屆時,八大專上院校需按比例,向教資會「上繳」學額,並提交「學術發展建議書」,以競爭的方式,競逐這批回撥的學額。對於有消息稱新一輪學額回撥的比率將會提高,教協會是反對的,並認為有關機制對較重視人文學科及規模較細的院校不公平,只會令院校「貧者越貧、富者越富」,整個機制有必要作檢討。

過去兩輪的「學額回撥」機制,八大院校除教育學院之外,都要將第一年學士學位學額的6%(嶺南大學為4%),撥歸教資會,後再按院校提交的建議書再行分配。雖然這些學額,不適用於屬於政府人力規劃範疇的學科,例如醫科、社工及教育學位等,但每間院校屬於這範疇的學額只佔小數目,因此,大部分院校需要交出作回撥的學額,亦有約100個左右,這個數目相當於一個學系的第一年取錄學生的數目,不容少覷。

按教資會的文件顯示,這個機制原意是要讓院校定期檢視其發展策略和學術優次,提升其國際競爭力。教資會的目標可以理解,但做法是否恰當?誠然值得商榷。因為我們同時關注,「學額回撥」機制不單加劇院校內部及院校之間的競爭,更衍生出不少副作用,對大學教育的發展構成負面影響。

首先,回撥機制會進一步打壓報讀人數較少的人文學科等弱勢科目。事實上,不少人文學科的學系在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之下,所獲得的資源已日益減少,甚至有部分要面臨「殺系」或「合併」的危機。根據教資會的資料顯示,現時報讀工商管理、工程科技及電腦資訊等學科的學生,足足是就讀人文學科及社會科學的3至4倍。回撥機制的學額一旦增加,只會令這情況更趨兩極化。

其次是「學額回撥」機制對較大或發展較成熟的院校顯然較為有利,規模較細、資源較少的院校,在撥出學額後,要和大院校競爭便顯得困難重重。根據上一輪的學額調配結果顯示(詳見下表),中文大學和香港大學除了全數取回原先撥出的學額,更額外多取70%的學額;理工大學則失去全數回撥學額。至於失掉了一半回撥學額的浸會大學,便由於這個原因取消了物理學系的資助學士課程,只能開辦自資碩士課程及提供物理副修等科目。

教協會會長馮偉華表示,反對調高學額回撥機制的百分比,認為現時所訂下的百分比,已經過高,令院校只著重投放資源在受市場歡迎的熱門科目,對人文學科極為不利,長遠下去,只會令大學的科目日益傾斜於工商管理等實用性較強的科目,間接令香港社會價值趨於單一化。

他又強調,即使沒有回撥機制,院校內的各個學系或學院,都會有競爭,院校會因應情況,自行調撥資源,根本不需外力去加劇校內部門之間的競爭。這種做法,只會將競爭擴展至院校與院校之間,對規模較小或發展起步較遲的院校不利,出現「貧者越貧、富者越富」的現象。他認為,回撥機制已推出了兩輪,是合適的時候作全面的檢討和諮詢,從而決定未來的發展路向。

622p1b_pic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