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抹黑教師專業操守
教協要求梁美芬道歉

本報記者

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近月多次批評通識科偏重政治議題,建議將通識科「去政治化」,包括取消必答題、檢討必考安排等。她在《明報》「再談通識科」一文,指控更加升級,已無理踐踏教師的專業精神和操守。會長馮偉華亦撰文回應,予以嚴厲譴責,要求她立即收回言論並公開道歉,以捍衛教師專業的尊嚴,更不容政治干預教育。(見《明報》10月5日文章〈勿為追擊通識科而抹黑教師〉)

梁在文中指出,「一些老師鼓吹、參與籌備如佔中一類政治行動,政治立場如此清晰,同時又擔任評分員」,就有「潛在的角色衝突」,如佔中成為考試必答題,學生「若堅持己見,則要面臨被針對的風險」或「若有同學因為反對佔中而被針對,成績由5*跌至3」,因而提出:「難道要等到有一日同學們被迫在支持佔中的教協評分員面前就佔中表態、人心惶惶的時候才開口?」

這項指控極其嚴重。不管是指向廣大教師,抑或針對部分通識科老師,還是其背後有其他政治目的,我們都必須嚴厲譴責,制止其繼續誤導公眾。本會認為,在無實證支持下,絕不能以個人政治立場否定教師的專業操守。梁美芬同為教育工作者,也有清晰的親建制立場,應更深明此理,還教師一個公道。

對於通識科去政治化的言論,我們也專訪了本會的兩位立法會議員,以他們資深的教育工作經驗,從不同角度分析並對梁的批評作出回應。

623p1a_pic01葉建源:
不要讓我們的教育倒退至殖民年代

香港人經過多年的殖民教育,絕大部分都被馴化,變得「政治冷感」。時移世易,香港人尤其年輕一代,近年已漸漸醒覺,變得更加關心政治、關心社會。本會總幹事及立法會議員葉建源,嘗試從歷史角度,剖析最近通識科「去政治化」的爭拗,並論2述通識科對我們社會、對我們下一代的重要性。

葉建源指出,1949年中共建國後,港英政府擔心共產黨以至國民黨的勢力會入侵香港校園,進行政治洗腦,影響管治,遂於1952年通過了《1952年教育條例》,對學校的「政治活動」作嚴格規管,包括限制向學生宣傳政治訊息、限制校內懸掛帶有政治性的旗幟,課本和教材亦有限制。教師註冊更須經由警務處政治部作嚴謹的思想及背景審查。

校內的政治禁制,令一般教師都變得「政治冷感」。不僅共產主義等敏感話題成了禁忌,連民主、人權、自由等源自西方社會的政治觀念,學生也絕少有機會接觸。經歷多年的漫長的「非政治化」洗禮,香港絕大部分市民都培育成對政治冷感,其後果是公民意識相對薄弱,亦變相令香港人更加不關心社會。

「近年香港人對於政治的關心程度明顯已有改善,再加上通識科的出現,更加令新一代的學生培養關心社會的風氣,不再政治冷感」。他直言,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建議通識科「去政治化」的舉動,無疑仿效港英年代,要令學生對政治產生恐懼,這根本是教育上的大倒退。再者,爭議性的問題便不得討論,只會令學生變成不懂思考,只懂得背誦老師所傳授的知識,無法做到「明辨慎思」,這對於社會的發展沒有好處。

另外,葉建源批評梁美芬並非以專業角度就通識科提出建議,而只是用政治手法去攻擊通識科,以達其政治目的。對於教協因提出通識科課程指引作論證而被指控為「保皇黨」,葉建源反駁,教協會一直以來也就通識科向政府提出多項改善建議,而日後亦會繼續秉持專業角度,去監察政府如何推行通識教育,以確保通識教育能夠訓練學生作多層次多角度的思考。

623p1a_pic02黃碧雲:將個人的猜疑說成是普遍現象

「通識科不可能不涉及政治。」本會理事及立法會議員黃碧雲,亦是理工大學通識教育中心的講師,她認為同是大學講師的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欲將通識科排除政治的說法,其實是反映梁對政治認識的不足。

在大學修讀政治學的黃碧雲強調,通識科在於培養學生以多角度思考社會及全球化的問題,當中的討論不可能不涉及政治課題,尤其是社會廣泛討論、具爭議的議題。而政治是關乎眾人之事,無處不在,無論是討論公屋應否加速興建、堆填區應否擴建、限奶令應否撤銷等,是日常生活的民生議題,但也涉及政治問題。

正如婦女運動提到「個人的就是政治的」(The personal is political),個人的問題也有其政治向度。以「一孩政策」為例,個人的生育決定受到政治約制;政府提供的托兒服務政策,也會影響女性產後投入工作及照顧孩子的安排。又例如通識科的考題討論肥胖問題,表面看似不涉政治,但其成因也可與資本主義下的飲食文化有關,或可從政府未有投放資源作公眾健康教育等政治角度分析。

至於梁美芬撰文指「難道要等到有一日同學們被迫在支持佔中的教協評分員面前就佔中表態、人心惶惶的時候才開口?」,黃碧雲表示,這不單是挑戰閱卷員的專業,更對眾多的教協會員不公。閱卷員評分的重點,在於學生提出的論點、論據及對正反立場的分析,學生根本毋須猜度閱卷員的個人政治立場。她批評梁在沒有實證下,將個人的猜疑,說成是業界的普遍現象。

黃碧雲回憶在學的七十年代,那時中學無論在課程和教學也沒有公民及政治的元素。若至現今二十一世紀,反要求通識科迴避具爭議的社會或政治議題,不鼓勵學生討論和面對,這不但是消極的鴕鳥政策,更是一種倒退。通識教育成為新高中的必修科,可普遍地讓中學生均有機會接受共通能力(generic skills)的訓練,不論他們完成中學階段後,選擇投入職場或繼續升學,所學習到的多角度分析及獨立批判思考能力,均可受用終生。

勿自說自話 請聽聽教育工作者的聲音

梁美芬及「關注通識教育聯席會議」對通識科的追擊,存在不少偏見和謬誤,對教育界的解說又置若罔聞,繼續自說自話。以下就梁的其中兩個主要觀點,輯錄了部分前線教師及學者的公開回應,以正視聽。(其他回應請瀏覽本會網頁:http://www.hkptu.org/5847)。

梁美芬觀點之一:教師的政治立場,會令學生猜忖,教師也會以個人政治取向閱卷評分。

本人曾參與過兩屆新高中通識的評分,過程裡感受到考評局很嚴厲要求評分者要持平,而評分過程亦由多於一位老師評分,所以為合政府口味而提出支持政府之類的答案並不是得分關鍵,而是考生在立論過程如何展現高水準思維。
── 李維儉老師,《信報》8月3日

「聯席」多番提及學生在考評過程中取態時備受壓力,會有偏頗狀,不過,就校本評核5年以來的正式運作,以及兩屆考生的放榜及上訴結果,均未見有「聯席」擔心的事實出現。
── 許承恩老師,《明報》9月3日

梁美芬觀點之二:爭議性政治議題(如佔中)不可教

即使學校不教授此等爭議性議題,學生都會在媒體、社交網絡及朋輩口中得知有關事件,甚至有第一身的經歷,例如參與反國教的遊行和集會等。可是,於此等途徑接收的資訊未必全面,而學生亦未必能有效處理及分析各種資訊,因而可能產生各種誤解。經過學校裡曾受有關教授爭議性議題訓練的老師有系統地提供全面的資訊及從多角度的分析,學生則能對此議題有更深入詳盡及較全面的理解,從而作出知情的抉擇。
──香港教育學院:梁恩榮博士、盧恩臨女士,《明報》 6月25日

新高中不是標榜建立多元共通能力和獨立多角度思考嗎?一旦如梁議員所言只考淺易題目(說穿了是不考如「佔中」事件等的政治題目),長遠會否削弱香港行之有效的評核原則,甚至進而令通識科變成和稀泥也可合格過關的科目?孰優孰劣,筆者留待讀者判斷。
── 何滿添校長,《明報》9月25日

政治乃社會生活的重要部分,公開試題中,去年一條問及「政黨政治」,今年一條問及「拉布」,學生能自由選擇正反立場,論據充足便可得分。這兩道題均與香港的重要權力機關──立法會息息相關。其實,全港考生在應考文憑試時,接近或已屆十八歲,作為一個將成年的公民,亦完成了十二年免費教育,應對現實政治有基本的認識和思考。
── 楊仰風老師,《成報》 9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