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報》624 期 (2013-11-04) 目錄

focus

「校本」是砌辭卸責的護身符嗎?

報載一位小學教師涉嫌毆打一名學障學生,令學生手臂骨裂,警方已立案查究,而在事件過程中,教育局「稱校本管理下,事件交由學校處理,待校方及警方完成後,會再檢討有關教師的註冊資格」云云。

富爭議的校本條例發展至今已成定局。按現行條例規定,法團校董會由不同背景的「持份者」代表所組成。可是,作為動用納稅人稅款提供財源讓辦學團體營運學校 的教育局,法理上肯定是「持份者」,卻在校董會並無參與角色。更有甚者,從最新修訂《資助則例》的種種跡象看,教育局有意「置身事外」,以「校本」為由而 逃避監察辦學團體實際運作的責任。

就以是次涉及學生被虐的嚴重事件來看,教育局竟然撒手不管,辯稱維持「校本」原則,讓學校當局自行查究和處理,著實令人憤慨。 這不僅是教育局態度窩囊,更有違局方對於專業管理和行 政介入的承擔。

不少有關校政的投訴觸及教職員晉升或解僱,以及家長權益和學生福祉等重大問題,教育局一直試圖將過去對辦學團體的督責角色淡化,把「校本」作為砌辭卸責的護身符!我會必須認真回應。

出版部副主任 陳國權

頭條

教育‧權益

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