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政策要回應教育界斷層

立法會議員 葉建源

govt_bkcover政府在2003年首次制訂《人口政策專責小組報告書》,當時香港經濟低迷,政府官僚在制訂人口政策時,主要的考慮是如何減少公共財政的負擔,例如提高新移民申請福利資格的限制,以及接納投資移民等。

當時報告書有一項建議,就是每年檢討人口政策和有關計劃的推行情況,以及每2至3年發表報告一次。可是,建議一直未有落實,導致人口政策一直落後於形勢。

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於去年公布了《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二零一二年進度報告書》,在報告書內更新了人口資料,報告政策進展,檢視了長者返回內地養老和「雙非嬰兒」的問題。但是,整份報告書並沒有策略上的思考,所提出的建議都是修修補補,較重大的政策和社會投資,例如退休保障基金或教育上的改進,更是隻字不提。

今年10月24日,政務司司長兼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發表題為「集思港益」的人口政策諮詢文件,概述了香港現時的人口挑戰,包括嚴重並急速的老化、勞動人口下降,連帶生產力和經濟競爭力能否保持及提高等等。當中我最關注的,是年青人感到理想職位不足,向上流動的路徑因而受到阻礙。

年青人理想職位不足

說得沒錯,教育界的情況顯得更加嚴重。過去數年,教育局容許學校濫用大量常額編制聘用合約教師。同時,隨著中學人口萎縮以及一些短期經費項目相繼結束,很多在中學服務的年青合約教師職位被取消。這些教育界的新力軍,工作與常額教師無異,但每年都要擔憂能否續約而四出奔走,情況令人惋惜心痛,連帶剛畢業的準教師也難以入職。

另一方面,新高中的深化發展、學生學習能力差異擴大、學生的生涯規劃輔導等的需要也越來越大,政府理應借助聘用年青教師解決學校的難題,避免教師隊伍青黃不接,出現斷層。但我們的教育局,本應在教育界內製訂完善人口政策,做好人口規劃,偏偏敷衍塞責,寧將餘款退還政府,也不延續有助教師健康退任和增加青年教師入職的「資助中學教師提早退休計劃」。

此外,諮詢文件提到2016/17至2018/19學年,將會是小一學位需求高峰期。我不同意諮詢文件中所說,把「雙非」兒童引致的學位緊張視為「過渡性」問題。我認為,構成學額需求增加的不單是雙非學童,還有單非學童以及近年回升的本地女性所生嬰兒,在2014年入讀幼稚園與2017年入讀小學的學額需求尤為緊張,並延續至往後幾年。由於本地學童分散各區,不單只集中在鄰近邊境校區,因此當局必須完善預測方法、做好學額規劃及準備對應策略。在對策方面,應立即研究如何有效使用各區空置課室、增加可用課室、完善校網安排等,在落實所有可行對策安排後,便應審慎研究增建學校的需要性和可行性,但前提是必須避免因學額需求日後回落而導致縮班殺校的另一波震盪。

準確規劃諮詢業界

其次,教育局必須取得最新及最準確的預測和真實數據,及早諮詢教育界,妥善規劃學位,否則就像今天般仍然是見步行步,毫無對應方法,導致民怨沸騰。

在幼稚園和小學學額方面,由於要保障學童不用舟車勞頓,我同意就近入學原則;同時,當局在規劃學額時必須關注學校的班級平衡,避免出現「大肚班」現象,影響學校發展和教師的穩定性。

就著人口老化,勞動人口增長緩慢,撫養比率上升,當局應採取措施改善勞動人口質素,包括盡快推行15年免費教育、小班教學、增加學士學位和副學位的資助學額,以及增加本地年青人修讀研究院課程的機會。

當局亦應正視急速增加的少數族裔人口融入社會的困難,並加強支援少數族裔年青人學習中文和接受教育的權利,以確保他們有平等機會升學就業並融入社會。

有評論認為人口政策的重心在人,政策要因應人口而改變,不能本末倒置,以人口去適應政策。文件諮詢期維時4個月,教協會稍後也會諮詢會員意見,發出教育界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