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錯職 加錯薪 拖得長
教育局把關不力 教師被追討鉅款

本報記者

625p1a_pic02

◎ 教師於2000年前入職中學CM(文憑教師),其後以「對等薪點」(fit-in)改編為GM(學位教師),修畢師訓課程後,校方誤加2點進修獎勵。07年政府調整入職薪點,學校再誤加1點。教育局8年後發現,教師被追討40萬元。
◎ 小學校長2011年向教育局多次確認有4名CM改編為APSM(助理小學學位教師),但局方今年指只有3個APSM職位,其中一人要立即降回原職原薪,並退還兩年多付薪金。
◎ 一小學教師2011年由CM改編為APSM。今年教育局告知當年並無該職位,老師需降回原職及退還約11萬元薪金。
◎ 一名中學教師2000年前入職CM,其後以「對等薪點」改編為GM。07年政府調整入職薪點,校方誤加其3個薪點。今年教育局發現,老師被追討6年共約40萬元薪金。
◎ 學校安排老師署任AM(助理教席),向教育局申請署任津貼(acting allowance)。教育局一年後發現指AM職級並無署任津貼,向教師追討多付薪金,同類個案不少於10宗。

625p1a_pic01升職,值得高興嗎?
加薪,可以安心嗎?

教協會及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最近收逾30宗個案求助,來自29間學校共33人,涉及教師薪金被錯誤計算,或被誤升至校內編制沒有的職位等,因而被追討薪金差額。由於教育局多年後才發現並通知學校出錯,差額如雪球越滾越大,責任卻由無辜教師全數承擔。升職與加薪,忽然變為白做和欠債,要被降回原職原薪,人生規劃預算頓失,損失慘重,教育界能不人人自危?為甚麼錯不在教師,卻要教師做代罪羔羊?

會長馮偉華、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聯同副會長馮碧儀及權益投訴部理事陳洪莊耀洸,本月中約晤教育局商討這問題。個案主要分兩類(詳情瀏覽:http://www.hkptu.org/press):

第一類: 學校錯計編制職級人數而擢升/改編(re-grade)教師,但獲教育局批准,局方並需1至6年才發現出錯,追討教師數萬至逾41萬元不等。

第二類: 教職員薪級點被錯誤計算,教育局也錯誤核實。教職員在轉職或修讀課程後,薪級點被錯誤計算,教育局竟需1至8年才發現問題,最高追討金額逾40萬元。

兩類個案的共通點是,教育局沒有做好把關工作,未能準確及即時核實教職員薪酬及編制,並需時很長才發現出錯,但一發現問題,便一刀切要教師承擔全部責任,甚至即時在學校薪酬資助中扣除整筆款項;相反,有個案教師薪級點被低估,政府卻花了兩年仍未發還款項。

《資助則例》有法律效力教育局有責每月核實資助金額

對於教育局竟可長達8年才發現出錯及向教師追討薪金,理事莊耀洸律師指於理不合:由於學校資助金是每月發放的,而《資助則例》有訂明:「如果是多付薪金,教育局會在下一次發放資助金給有關學校時,因應已確定多付的薪金,調整資助金的款額。」因此,「下一次」可理解為「下一個月」,意指教育局有責任每月核實資助金額,如有出錯便可在下一個月作調整。而教師高翰儒於終審庭的案件已確認《資助則例》為教師合約一部分,可見條文具法律效力。

查找根源 從制度改善

我們認為,當局除了要公道地處理現有個案,更必須查找問題根源,從制度上改善,才能避免今後同類情況出現。可是,教育局在網頁撰文回應,指學校錯誤晉升或改編職系的四個個案,「因教育局使用了額外的電腦系統而得以被發現,當中不存在獲得教育局批准的情況」。可是,沒有額外電腦,難道教育局就沒有把關責任和能力?教育局的解說,只反映他們仍然毫無承擔,將責任一概推卸給學校,自己的失誤卻絕口不提,還口說公帑必須運用得宜,卻無視教育局自身不問責、不把關,已經是嚴重浪費公帑。教育局的回應,顯然未能釋除我們教師和學校的疑慮:

625p1a_pic03◆ 何以教育局把計薪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過去,教師薪級點由教育局負責計算,但2000年「校本條例」推行後,局方便將工作下放到學校。「校本」的精神應是把教育專業決策下放到學校層面,為何最熟悉制度、又擁有專職計薪隊伍的教育局竟可借校本之名,把這些行政責任全推卸給學校?

◆ 何以教育局不能準確核實學校編制和教師職級呢?
學校按編制聘任的教師資料,必須呈交局方審視及預先核查,如有錯誤,分區有責任立即糾正,當局為何沒有嚴格把關?

◆ 何以教育局要在多年後才發現出錯?
教育局作為把關人,不但沒有做好核實工作,而且要多年後才發現問題,部分個案竟然長達8年,到底原因何在?

◆ 何以要教師獨力承擔責任?
升錯職,出錯糧,教師往往不知情。只稱校本原則下,學校要相應問責,但教育局何以毋須為自己的錯誤問責?

馮偉華批評教育局,只答應暫緩向學校扣減資助的做法,但始終不肯承諾分擔應有的責任。本會必積極跟進個案,聯繫相關教師或學校,如有意透過申訴專員或其他可行途徑申訴,本會會盡力協助。另一方面,葉建源也會在立法會提出質詢,要求教育局公開交代並承擔應有責任。

本會的目標是,要求當局找出問題根源,防止日後有同類事件發生。因為,教育局愈遲發現失誤,對教師及學校造成的傷害愈大。當局必須做好把關工作,及早核實。至於現有的個案,應合理分攤教育局和校方在償還差額的責任,對於個別已償還差額的教職員,也須公平處理發還款項的安排。

近日,不少教師向我們表達對問題的關注,我們亦促請校長及教師關注事態發展,因為這問題如不改善,仍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一位教職員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