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中大校董會條例修訂將學生列為
「二等」校董

本報記者

625p1b_pic01

中文大學就重組校董會擬訂了《2013年香港中文大學規程(修訂)規程》,於11月中提交給立法會審議。表面看,新修訂加入通過選舉產生的教職員和學生代表,為中大踏出校政民主化的第一步,然而「魔鬼藏在細節中」,對學生校董設下多重限制。教協會認為,這無疑是違反公平原則,削弱學生校董的權力,令校政民主化只是徒具虛名,有必要剔除相關限制。

在新規程下,校董會將加入由全職教務人員及非教務人員選出的代表各一人,而新增兩名學生代表,包括學生會會長和選舉產生的研究生代表。但是,校方在這項修訂中為學生代表設立諸多限制。首先,規定學生代表須經校董會委任,而非必然成為校董,而這規定並沒有加諸在教務及非教務人員身上。而要符合委任資格,「必須已全時間修讀香港中文大學課程為期不少於十二個月」。這個修業期限,意味會間接剝奪所有一年級生被選學生會會長的權利,也同樣剝奪了首年修讀研究生課程學生的被選權,違反公平的選舉原則。

限制學生校董權力 剝奪校政監察權

更大的問題,是校方草擬的條款亦授權校董會決定是否允許學生校董參與審議「保留事項」,及其參與的方式。「保留事項」包括三項:(一)教職員中個別成員的聘任、晉升及其他事務;(二)個別學生的取錄及評核;(三)大學的開支預算與其他財政事務。

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指出,此規定有可能變相令學生校董排除於校長遴選之外,以及剝奪他們監察校政的權力,使他們淪為「花瓶校董」。他補充,環顧香港八大資助院校,雖然部分院校亦有「保留條款」,但近年作修訂的香港大學和城市大學,都沒有類似的條款,學生校董與其他校董權責相若,一旦要處理個人資料或敏感問題時,同樣受保密原則制約。葉建源認為,尊重和重視學生參與校政的表現,也反映了校方對學生的信任。故此,中大要推行校政民主,亦應宜寬不宜緊,並為其他院校樹立榜樣。

625p1b_pic02立法會拒作橡皮圖章

至於當日負責審議規程的不少立法會議員同樣不滿新修訂對學生提出諸多限制。張超雄認為,如學生校董必須熟悉校政,同一規定也應適用於其他校董,「如果擔心一些非校內校董,對校內情況全不熟悉,為何又可以成為中大校董呢?」立法會不少議員已表明,不會當橡皮圖章,任由條例通過,促請中大修改條例後,再交立法會審議。

中大副校長許敬文重申,有關條文已經充分及廣泛的諮詢,而在教務會上亦聽取了學生及各持份者的意見,但他承諾會將意見帶回校董會。他補充,若果要修訂,除要交校董會重新檢視外,亦要與政府商討,大約需時一年,才能再交立法會通過。中大校方其後向中大學生會表示,將暫時收回條例修訂,不會按計劃於12月刊憲,並於明年1月校董會會議再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