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冒進但前進
— 會長馮偉華談教協路向

本報記者

627p1a_pic03

梁振英上場一年多,社會管治失效,民怨沸騰。本會調查也顯示,不同範疇的教師對梁的教育施政都不滿意。馮偉華任會長近四年,不但經歷了政府換屆,還有他退選議會的種種變化,都是同工關心的問題。專訪中,他由現政府談到個人以至教協路向,詳述四年來的經歷和體會。

627p1a_pic05

由拆彈到倒瀉籮蟹

任會長期間,馮偉華曾與兩屆政府官員交過手。他形容兩任特首,對教育都欠缺長遠規劃和承擔。「前教育局局長孫明揚,每每只靠『拆彈』過關;現局長吳克儉,卻非要民怨鼎沸,教育問題惡化成社會爭議,才『倒瀉籮蟹』試圖平息,國民教育如是,北區小學和幼稚園收生也如是」。馮偉華慨嘆,現政府還經常玩弄數字遊戲,令公信力越來越低:局長說全港幼稚園學額有24萬,足以應付本地和跨境學童所需,殊不知真正可用學額,其實只有18萬個;局方又曾公布中一空置學額有4,500個,最近驟減至2,600個,業界不免質疑這不盡不實的數字,只是局方企圖淡化來年中學的縮班危機。

梁振英沒有兌現教育政綱,首份《施政報告》教育界「食了白果」。馮偉華指出,梁口說重視教育,但教育預算卻不加反減,對業界訴求更是態度強硬,「中學人數大減,二百多位中學校長要被迫站出來以黑衣表態,政府才作些微讓步,但推出的減派方案,也只能暫時止血」。馮偉華不諱言,面對政府漠視教育界訴求,各項爭取都要苦戰,可謂寸進艱難。但他警告,教育界已災情處處,當局必須盡快撲火,首要處理年青教師入職困難,及落實十五年免費教育等,同時,更要重新做好教育的長遠規劃,否則惡果很快呈現,禍害我們的下一代;而業界也必須團結,才有望扭轉危機。

風高浪急,沒有猶豫的時間……

回顧這四年,馮偉華最意想不到的,莫過於退選立法會。「已報名參選,一切準備就緒,但在截止提名期前幾天,發現健康出了問題」,馮偉華表示:決定儘管艱難,但沒時間猶豫,因一旦趕不及改派候選人,教協便會失去議會代表,民主力量也被削弱。所以他再三強調,必須感謝理監事的體諒和支持,「短短幾天,風高浪急,選舉工程由零開始,教協發揮了高度的團隊精神,齊心跨過了這個難關」。而得票數字令他深信,同工是認同教協務實及民主化的路向的。

627p1a_pic04同工給我強心針 為教育繼續奮鬥

馮偉華表示,於不同場合也有同工來問候。而在休養期間,更有認識和不認識的朋友在教協網頁留言,送他關懷為他打氣,在艱難時刻尤其珍貴,他表達感謝之餘,坦言這也是他堅持為教協、為教育繼續奮鬥的一支強心針。他表示現在健康情況穩定,只需每三至六個月作定期檢查。而理事們一貫以協作模式處理會務,既有分工又靈活補位,他亦逐步卸下非教協的工作,以便更全力處理會務。說到家人支持,「太太很明白我,支持我的工作。子女也抽多了時間陪我,我亦更珍惜與家人相聚,工作之餘最愛舉家旅行」。

退選以後,議會工作由葉建源一力承擔,意味會長與議員崗位會繼續「分家」。馮偉華有充分渠道掌握教育和政府脈搏嗎?他坦言不擔心,因為教協理事來自不同教育範疇,讓他緊貼業界動態,而透過與葉建源緊密合作及加強溝通,教育事務可以裡應外合;當然,會員提供的資訊亦相當重要,因此他會繼續透過會長茶座等活動,直接了解同工的困難及感受。

務實處事貫徹方向

最後,筆者提到一個尖銳問題:社會愈來愈兩極化,政治光譜亦愈來愈闊,教協有時更在風眼中,他認為應如何定位?馮偉華回應,首要考慮是平衡不同層面的會員與社會的利益,因此,他會盡力聆聽不同人士的意見,並增加工作的透明度,讓會員理解本會的立場和方向。他總結時強調:「我們務實處事,並貫徹司徒華先生的工作方向,就是:不冒進,但前進」。

627p1a_pic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