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需要一個支撐點

教師園地 ■陳景儀

跟同儕聊天,說起學生的作文,我們不約而同認為學生寫不出像內地孩童的筆觸,不但遣詞用字的能力有限,最大的差別還在於內容的匱乏。學生要說做人處事的道理,沒能好好說清楚;要講述自己的感受,也沒能仔細地描繪,只會用上「開心」、「不開心」等簡單常用的形容詞。究其原因,內地背景的同儕認為,內地老師會經常跟學生講述哲理名言,會在教學語言上用上好詞。而香港呢?同儕大度地說:「香港比較自由!所以老師不便灌輸學生有任何取向的價值觀嘛。」

其實,香港的老師在言談間也會灌輸學生正面的價值觀。以我為例,有機會我就會告訴學生成績不是一切,對人尊重的態度更勝於彪炳的成績。可惜的是,家庭或社會往往殘酷地告示孩子成績的重要性。以致學生根深蒂固地認為成績差,就等於「死路一條」。

數月前,5月8日的新聞,13歲少年因飽受功課壓力,對前途沒希望就選擇跳橋而亡,而遺書留字「對唔住屋企人」,可見成績在學生心目中的份量,成績好壞變成了孩子成功與否的指標。在作出尋死的選擇前,孩子需要多一種聲音,哪怕只是出現一瞬間,就有可能改變孩子的決定。

13歲,是多麼的年輕!還有多少的轉機!阿基米德曾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就可以撐起地球」,其實說的不就是一個希望、一個可能嗎?馬雲三次高考失敗,因為抱持希望,現在不也蜚聲國際嗎?所以我希望老師不要吝嗇正面的語言,滲透學生積極的人生觀,增加他們的抗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