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與教育的關係

心語絲絲 ■劉銳紹

「逃犯移交條例」的爭議至今未息。有官方和建制的聲音指責,不應把政治帶入校園,污染心智未成熟的學生;有人甚至建議成立「監師會」,以「杜絕惡患,保護清流」。這些指責可謂嚴重矣!在此,謹以過去的教學和採訪經驗,分享個人對「政治入侵校園」的看法。

我不反對為人師者必須不斷提高自己的各種水準,包括教學、社會認知和個人操守等。不過,討論這問題時應有相對一致的標準,而不是選擇性的標準和行動。且看官方和建制的標準,他們要求「不要把政治帶入校園」,但其實他們早已言論與行為不一致,把政治帶入校園。記否兩年前時任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來港,教育局「建議」(實質推動)學校直播他的講話,不是把政治帶入校園嗎?

這就帶出第二個問題。官方和建制可以說,李飛的講話和《基本法》是正面的東西,應該帶入校園。可是,他們卻不想學生自由討論,至少李飛拒絕了與學生對話的要求。這就犯了兩大毛病:一是製造「倒模文化」,而且是「關門倒模」;二是由官方壟斷了講授內容的標準和正確性,然後單向地對學生灌輸。這又違背了真理愈辯愈明的要義,跟大陸的教育方式趨同。

跟著第三個問題更重要。官方和建制指責「不應校園政治化」之前,其實已把「政治化」與「培養獨立思考能力」劃上等號,借「反對校園政治化」來扼殺獨立思考。

最後,有人建議成立「監師會」。大家只要看看今天的「監警會」,就可以看到將會產生甚麼效果了。它的公正性早已受到質疑,其實際作用是:在港府委任下保護警方,成為管治機器的白手套。最近的典型例子:新聞界投訴警方濫暴,但「監警會」只邀請被投訴的一方作供,投訴的一方卻被拒諸門外。這又如何成理?
韓愈的〈師說〉提出:師者,傳道,受(授)業,解惑也。我不反對官方和建制有他們的主張,也不反對讓學生們多點了解,但卻不能以壟斷和高壓的手法扼殺多元化的意見,間接謀殺辨析對錯和解惑的能力。況且,目前官方和建制無論在權力、資源和機會上均佔有不成比例的優勢,若再傾斜,只會檣傾楫摧。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