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爭薪級承認資歷 增加專職人手支援
幼師與教育局會面紀要

本報記者

幼稚園教育計劃實施兩年多,教育局將進行檢討。教協會長馮偉華及副會長關淑玲,於本月初聯同近二十位幼師與教育局副秘書長會面,由幼師親述前線經驗並提出意見。出席者來自不同類型及規模的幼稚園,可較全面反映前線教師的不同實況。在兩小時會面中,幼師主力表達對幼師薪級表及專業發展、教學及行政工作量,以及融合教育的情況及期望。

現屆政府承諾的幼師薪級表,至今未見落實。幼稚園自採用中位薪酬資助模式後,「薪酬幅度」只保障起薪點,資深教師的前景不明,以及轉校年資不保等問題正陸續浮現,去年幼師流失率更創下新高。

設立幼師薪級表 承認專業穩定團隊

與會幼師力爭薪級表,強調的是專業資歷的承認,以及幼教團隊的穩定。有任教二十多年的幼師指出,近十年學校人事變動大,幼師流失嚴重,眼見有幼師入職

四年薪酬仍然不變;更有幼師表示即使已持有學位及特教培訓資歷,但四次轉校每次都要降薪。有與會教師在收生理想的大校任教,但他深知校內大部分同工的年資已超越中位薪酬,對學校增薪的長遠承擔能力亦難免憂慮。

與會幼師認為,教師除了培訓,教學經驗的累積與傳承亦很重要。可是當前幼師愈是資深,面對前途的憂慮便愈大。有幼師以其校為例,學校收生人數不足以支持校內資深且最高薪的同工留任,幸好辦學團體另一校剛有空缺才不致被裁,她慨歎同工於原校表現理想,卻因薪酬高便要調離,既是可惜,對學校發展也不健康。另一幼師也分享其校收生不足,首位裁減的是任職十年的資深同工,而改聘的新教師需校內培訓,往往在數年後教學上了軌道時,又會因薪酬仍離起薪點不遠而相繼流失,形成惡性循環。幼師因資歷不獲承認而流失,學校人事變動大,對幼兒和家長都不理想,反映設薪級表並承認資歷及轉校年資的重要性。

應付監管及行政工作超負荷

談及幼師工作量,有與會同工明言,對教師而言,課程遠比行政工作重要,但現時教師卻要兼顧大量行政工作,尤其是小校,規劃課程及執行校務等基本行政工作,與大校其實無異,但校內只有幾位老師,人手嚴重不足。有長全日制教師坦言,學校還有兼收計劃、社工及到校康復服務,協調工作量不斷加重,往往七、八時放工後仍要回家跟進個案。

與會有主責學校採購及財務工作的老師形容,幼稚園的監管要求和程序不下於中小學,他雖認同資源監管是有需要,政府卻應為學校提供足夠人手。有同工指出,現今物價昂貴,很多時兩件教具已達五千元須報價的規定,校舍維修更多涉及招標工作,莫說小校人手難以應付,即使大校人力較充裕,但學生人數多,採購幾乎都要報價和招標,工作負荷量絕對不輕,因此共識是希望局方提供行政支援,另也有建議將幼稚園主任不計算在現行師生比例中,一方面釋放主任空間以專注行政工作,也有助增加教學人手。

融合教育對幼教同工來說,是另一個重大的挑戰。有同工表示,到校康復服務講求教師、機構和家長合作,當中需大量的協調工作,若校內人手不足,只能由主任甚或校長兼顧,情況並不理想。要發揮計劃成效,同工期望設立特教統籌主任,有助加強小組及個別輔導,亦可讓未及評估而有特教需要的學生,盡早獲得較貼身的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