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萬幼師及家長聯署
立法會成立委員會 促成15年免費教育

本報記者

631p1c_pic02

爭取十五年免費教育大聯盟發起4.14幼教聯署,本會作為成員之一,呼籲會員參與,並全力協助回收工作;此外,大聯盟部分成員更走出學校,分別在坑口和沙田區收集聯署,爭取更多家長和市民的支持。聯署獲逾2.5萬位幼師和家長參加,並在4月14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舉行會議當天,發起紅衣行動,將聯署遞交教育局及立法會議員。

大聯盟數十位代表,以紅衣表達赤子之心,獲得部分立法會議員,包括本會葉建源黃碧雲到場支持,教育局則由政治助理施俊輝接收請願信。大聯盟一致認為: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於去年4月成立,並承諾兩年內完成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的具體建議,但近期發表的進展報告,卻只「承諾探討短、中期措施,以協助幼稚園面對當前的挑戰」,定位短視又沒著眼推展免費幼稚園教育的全盤策劃及藍圖,與業界及大眾的期望相去甚遠。因此,幼教界強烈要求教育局必須就15年免費教育進行公開諮詢,以免幼兒教育繼續陷於市場主導的困局。

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與業界意見一致,他於3月份已去信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要求成立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專門討論免費幼稚園教育,讓議員長期跟進議題,他並為小組初擬職權範圍及時間表等。另外,立法會也接獲一百多份意見書,一致要求立法會成立小組委員會跟進事件。

同工的團結初見成果。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經過討論後,一致同意成立小組委員會。立法會秘書最近已正式發出通知,確定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將於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今年9月底完成後展開工作。

議員力促設立小組委員會

631p1c_pic03

◎ 4.14紅衣行動,幼教界遞交2.5萬個簽名

葉建源: 政府說我們架床疊屋,如果現有委員會有足夠代表性、有很多業界參與、工作進度令人滿意、可以開放參與,情況會完全改觀。可惜,現況並非如此,議員有責任監督政府,盡快把事情做好。
黃碧雲: 相對政府的官僚主導,立法會一定有較多的公開參與。議員可透過這平台,加強公眾參與和監察。
陳家洛: 委員會提交兩次報告都欠透明度,同工參與度低。小組委員會與政府研究結果可能不同,公眾自有判斷。
張超雄: 立法會與政府設立相同議題的委員會,扶貧、西九也是如此。立法會監察,沒所謂重複。
胡志偉: 這是特首承諾,擔心拖延至卸任也不知做了甚麼,立法會「追數」是必須的。
何秀蘭: 有學者說這是「A貨」小組。這小組成員是立法會議員,監察官員會比學者「在行」,可監察政府履行學者的建議,兩者並無競賽,而是相輔相成。
張國柱: 立法會應有一個「對稱的」委員會進行監督,否則完成報告書才交立法會,恐怕已成定案,不能回頭。

研究十五年免費教育,鬧「雙胞胎」?

立法會葉建源陳家洛議員,要求在教育事務委員會下,設立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在會議前教育局發出文件,有個別學者也撰文批評,與政府的「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工作重疊,有關建議是架床疊屋。
我們不懷疑委員參與的熱誠,但該委員會在政府主導下,不少幼教委員反映,因受局限而力不從心,所以立法會有需要設立小組委員會,以起重要的監察作用,與委員會工作可相輔相成,促成15年免費教育,避免貨不對辦或者胎死腹中。

政府「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 立法會「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
認受性及獨立性 ‧委任人選及比例等全由政府決定,過程封閉,探討議題和方向由官方主導。
‧ 委員會20位成員,僅3分1是幼教界代表;
‧ 委員會主席鄭慕智被評在幼教界認受性低。
‧由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成員直接跟進,議員有民意認受,並有足夠監察政府的經驗。
‧由立法會職員跟進,運作中立,避免官方主導討論。
運作的透明度 ‧ 委員會和工作小組成員,全部須簽署保密協議,形同「滅聲」。研究議程不能提出在業界公開討論,甚至5個小組之間也無法互通訊息。
‧ 以焦點小組進行諮詢,討論結果也沒公開。
‧ 全程討論公開進行,供傳媒報道,公眾有充分渠道知悉進展。
‧ 設公眾諮詢,持份者有公平參與的機會,議程與記錄也會公開。
監察進度、落實建議 ‧ 去年12月完成進展報告也沒有發布;至今年2月,政府才向立法會交代進展,但當中提及的過渡期建議,政府已在1月份《施政報告》公布。
‧ 進展報告建議的全日制過渡期支援,政府可以不了了之。
‧ 小組完成工作後,報告書會向公眾公開。
‧ 小組委員會可因應研究結果和建議,監察政府是否有跟進執行。
工作目標 ‧ 進展報告只零碎地作出一些工作記綠,業界最關注的項目,如:幼師薪酬架構和發展階梯,隻字不提,反而收生安排及增加學券面值卻大篇幅報告,是本末倒置。 ‧ 回應業界共識訴求,發展一套可持續而又協調的優質幼兒教育系統,包括在資源投放、教師專業體系、教育研究及課程發展等方面作長遠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