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商品化 一再敲響警鐘

本報記者

p1c-2

p1c-1一位幼稚園家長批評:「家長選擇,已不能以教學質素為考慮,而是看誰付得起租金!」

近期接連有幼稚園因不敵租金上升被迫遷或結束,有幼稚園更以天價租金搶佔市場,引發公眾對幼兒教育商品化的關注。

政府以學券形式資助幼稚園,把本全屬私營的幼兒教育,進一步推向市場化,催化惡性競爭,高價搶奪校舍只是其中之一。本地出生率近年持續上升,加上雙非跨境學童,幼稚園學額需求增加,但非牟利幼稚園近年反而減少(見下表),當中不乏轉以獨立私立形式營辦。在種種因素影響下,未來以「貴租」搶奪校舍的誘因可能更大,非牟利幼稚園隨時受到波及,而高價租金最終也是轉嫁家長承擔。

不求實況 空談困難

p1c-3連串事件已敲響警鐘,幼兒教育不能再單靠私人市場營運,政府必須盡快將幼教納入資助教育範疇,加強在學額和校舍方面的規劃和承擔,包括:考慮中小學的做法,由政府撥地設立校舍,減輕幼稚園對租賃私人物業的依賴,有助紓緩幼稚園面對加租及逼遷的困境,並藉此改善校舍條件及學額規劃。

幼稚園租金,一直是政府口中推行15年免費教育的一大難題。可是,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在今年財委會答問,要求當局提供全港各類型幼稚園校舍的處所分類,例如有多少是自置物業、租用物業,或政府物業等資料,以深入了解租金問題對幼稚園影響的幅度,但當局竟然無法提供,原因是:沒有規定幼稚園定期提供有關租賃的資料。換言之,作為制訂和執行相關政策的教育局,原來連基本數據和情況都未掌握,所謂的困難只流於空談。至於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據聞有討論這議題,但進展和方向如何,至今諱莫如深。

市場調節 幼師薪酬如海鮮價

幼教商品化的後遺問題,其實還包括教師薪酬。學券取消幼師薪級表,薪酬交由市場調節。由於學券是按收生人數提供資助,即是說,教師薪酬不必以專業資歷作決,而是按收生人數,如海鮮價般可升可降。由於學校薪酬待遇差異可以很大,造成幼師流動率極高,全日制幼師流動率便高達4成,對學校運作怎不造成打擊,對學習質素怎不造成影響。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已成立專責小組,並於9月底開展工作,上述問題必是討論熱點。本會稍後也會就相關問題,如資助模式、幼師薪酬制度及專業階梯等,收集會員意見。

p1c-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