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保障 教師標準工時

本報記者

634p1a_pic02

香港僱員工時長,而教師工時又比全港平均多近25%,每週近60小時。多年來不同機構所做的調查,都印證了教師工時過長、壓力巨大的現象。「標準工時委員會」早前進行公眾諮詢,教協會提交了初步意見書,支持在全港範圍實施標準工時(每周44小時),也建議為教師行業訂立合適的工時制度。

觀乎世界先進社會,對教師工時都有明確規範,充分考慮教師承受能力與教育原則,香港卻付諸闕如,往往只是以資源為主要考量。許多新政策的推行,都是以不增加人手為前提,這種做法難以維持高質量的教育工作。
我們參考其他地區的經驗,提出以下規管教師工時的方向:

規管方式(一):規範每周工時

首先,每週標準工時44小時的原則,應該同樣適用於一般教師。有人誤以為訂立教師標準工時是「斤斤計較」的表現,不符合教師的專業本質。我們必須強調,訂立標準工時不會阻止教師為學生付出更多愛心和時間,只是希望教師擺脫無止境增加工作的困境。現時香港教育尚能維持一定水平,學生表現在世界名列前茅,是依賴教師大量加班,犧牲休息和生活而來。社會應該珍惜他們的付出,而非剝削他們的熱誠。

規管方式(二):規範課時

教師教好一堂課,要有充足時間作準備及跟進,否則影響教學成效。世界大部分地區都有規範學校教師的授課節數/時數,以維持合理工作量及教學質素。我們建議香港訂立相關標準,讓學校有所依循,例如用「每週教學時間」作為統一的計算基礎,學校按其個別情況換算成每周/循環節數,適當安排教師的課擔。

規管方式(三):訂立非教學工作比例

近年教師行政工作大增,我們建議訂立非教學工作的比例,以免行政事務影響專業教學工作。在英國,甚至有協議訂明,有21種非專業的行政工作不應由教師長期擔任,須由文職及行政支援人員負責。

規管方式(四):訂立總教學日數/時數

教師的工作以一學年為周期,不少國家均有規限每年教學日數或時數,如英國規定教師每年工作195天,上限1,265小時。學校不得在這195天以外指派工作,保障教師和學生享有假期。現時香港補課情況極普遍,課外活動及學生交流團越來越多,教師真正享有的假期越來越少。因此,訂立每年的工作時間上限,也值得考慮。

有需要立法嗎?

有人認為不需要立法規管工時,透過教育政策以及學校行政管理就可改善。然而,相關的呼籲教育界已提出多年,成效如何,有目共睹。政府曾聲稱要為教師「拆牆鬆綁」,最終亦只淪為口號。事實上,教育政策與教師工時是互為因果的關係,透過完善教師工時制度,也可以倒過來促進教育政策的改善,改善教學環境。

外國一些教師工會,能夠透過集體談判制訂教師工時及課時,爭取合理的教學條件。可是本港的工會沒有相同的權利,因此以立法方式制訂工時更形需要,亦符合香港目前的實際情況。

>> 意見書全文可參見:http://www.hkptu.org/463

其他地區對教師工時的規管

634p1a_pic03

蘇格蘭
工作時數規定:每周工作35小時
教學時間規定:每周教學時數上限為22.5小時。每年工作195天。

澳門
工作時數規定:教學人員正常工作時間(包括授課時間和非授課時間),每周為36小時
教學時間規定:每周正常授課時間:中學教師16-18節;小學教師18-20節;每節為35-40分鐘。

台灣
工作時數規定:教育部訂明教師每周在校5天,每天工作8小時。
教學時間規定:中小學以每周16-20節為原則,不得超過20節之上限。兼任行政職務的教師,節數再減。

澳洲
教學時間規定:教學時間上限:小學每周22.5小時,中學20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