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行一筆過撥款 幼師薪酬難獲保障

本報記者

專責研究15年免費教育的「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委員會),明年中將提交終期報告。據悉業界關注的兩大項目:幼師薪酬機制與全日制資助,計劃中的政策與業界共識存在巨大落差。本期《教協報》先行剖析幼師薪酬機制問題。

據悉,委員會研究的幼師薪級表只計算職級,不計算年資,幼師只維持文憑學歷。薪級表也沒有約束力,因當局沒有打算按薪級表向幼師直接支薪,而是將幼師薪酬計算在幼稚園營運經費裡,向校方提供一筆過撥款資助。學校獲得撥款可自行分配用途,包括自訂幼師薪酬,政府給予的保障只是,幼師獲不低於其職級的薪酬。換言之,薪級表只可保障幼師所屬職級的最低工資,幼師薪酬仍舊是「海鮮價」,而非如業界所願,參考中小學的薪級表,讓教師可按資歷和年資逐年增薪。

政府支持一筆過撥款,一貫的說法是:容許機構彈性及靈活地運用薪酬撥款。機構更可仿效商界設立考績機制,讓表現良好的員工獲得獎勵。「靈活」二字表面上很有吸引力,因當局從不闡釋政策帶來的巨大震盪:政府給予幼稚園的一筆過撥款,是按全港幼師薪酬的中位數計算,可以想像,校內資深教師憂慮減薪或被裁的即時壓力有多大,其他同工也會擔心,薪酬達中位數便會停滯不前,甚至轉校隨時降回起薪點,如學校面對財困或種種原因要壓抑成本,沒有資助薪級表的保障,教師薪酬往往首當其衝被削減,這對整體士氣的打擊,並非考績獎賞可以彌補。

專業前景不獲保障 如何吸納人才?

幼師若只獲最低工資保障,何以推動持續進修?幼師失去專業前景,對幼教有多少衝擊?如教師在校「業績」難以評量,又會製造多少人事糾紛甚或「擦鞋」文化?幼師薪酬不獲保障,如何保留和吸引高質素的人才投身幼兒教育?

教協會多年來力拒一筆過撥款的資助模式,堅持中小學實報實銷,由政府按薪級表直接資助薪酬,就是為了維持常額教師在穩定的工作環境,專注教學和發展專業。但近年教育局以一筆過撥款提供資源,例子越來越多,問題更不斷浮現,足以為鑑。

前車之鑑:一筆過撥款 員工受剝削

政府當年為推動資訊科技教育,曾在公營學校設立資訊科技統籌員,後以一筆過撥款取代,不少學校改以合約和低薪聘請統籌員,甚至外判服務,令一批熟悉處理學校資訊科技的優秀人才流失。

直資學校也是以一筆過撥款獲政府資助。近期一所直資中學便因財困,要求資深教師轉為半職,或按薪級比例減薪等,反映在一筆過撥款下,學校財政有困難,教師薪酬便難以保障。

政府現時容許資助中小學將不超過10%的人手編制,轉為撥款資助,由校本決定用途。由於當局長年沒有改善教師工作量,不少學校為增加人手,往往要凍結升級或高薪職位,改聘較多基本職級的教師。其中有個案是學校將編制內3個高級學位教師職位凍結,改聘5名學位教師。

類似情況,在社福界已早有所聞。2000年社署以一筆過撥款取替「實報實銷」的薪金津助,有社福機構以服務重整為名,解僱屬管理層的資深社工,改聘資歷較淺的社工代替。也有不少機構為減低成本,改聘文憑生代替大學生,壓低人工、削減待遇,令社工界士氣空前低落。

認真回應訴求 作出應有承擔

一筆過撥款對教師和教育的傷害,幼教同工必須提高警覺。我們懇切希望,透過落實15年免費教育,為幼師建立健全的薪酬制度和專業階梯,就是要扭轉當前學券市場化對幼師專業帶來的傷害,藉以保留人才建立優秀團隊,提升幼教質素。因此,當局必須認真回應業界訴求,為幼兒教育作出應有的承擔。

羅慧媚校長 教協會幼兒教育發言人

幼師薪級表若只反映職級,校內非管理層的幼師,即使取得學位資歷仍得不到相應回饋,請問如何建立幼師專業階梯?因此,幼師薪級表必須反映年資和學歷,並由政府直接資助,才能保障幼師專業。請政府不要換湯不換藥,給幼師一個次貨的薪級表!

周慧珍校長 香港幼兒教育人員協會會長

制訂幼師薪級表,原意是起監察作用。假如幼師薪酬沒有約制性的指標,這政策便會原地踏步,幼師仍舊得不到保障。政府若踐踏幼師專業,試問幼教如何留下和吸引人才呢?

梁秀婷老師 幼稚園主任

建議的薪級表,令我們幼師很失望。若政府以幼師薪酬中位數提供資助,對新入職的幼師薪酬可能分別不大,但年資不計算,日後薪酬相差幅度,便會越來越大。規模細收生少的幼稚園,更難按薪級表支薪,幼師做相同工作,但回報可以相差很遠,這很令人沮喪。

立法會研究幼教小組委員會正式啟動
葉建源獲選委員會副主席

立法會較早前成立的「研究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共19名議員加入,首次會議於上月27日舉行,教協立法會代表葉建源獲選為委員會副主席。

委員會預計工作為期至明年7月,初擬研究的主要議題共9項,包括半日、全日及長全日的服務及支援;教師薪酬架及培訓、校舍及人手要求等。

由於會議屬公開性質,同工可報名到場旁聽或在網上即時收聽,稍後委員會也會安排聽證會,請團體、學校或個人就特定議題踴躍發表意見。會議詳情及紀要,可瀏覽 立法會網頁:研究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 (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