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不容政治干預通識教育科

本報記者

自反國教科至佔中事件,建制派打壓新高中通識教育科越來越烈,甚至不惜抹黑教師專業操守,目的是要通識科「去政治化」。近日消息指出,政府極高層人士有意向通識科「開刀」,包括(一)刪減課程中「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涉及香港政治議題的內容,由原本佔25%減至18%,同時增加《基本法》及「一國概念」等內容;(二)將通識科由必修科改為選修科。消息甫出,通識科再次成為學界甚至是社會的關注焦點。

歸咎通識科 捨本逐末

為捍衛教育專業,本會於傳媒報道同日即發出聲明,反對以政治粗暴干預教育,並批評政府將當前的社會問題歸咎通識科,企圖減少學生對政治的關注,是捨本逐末,倒果為因,只會進一步激化社會矛盾。雖然,教育局即日作出回應,指通識課程檢討「與近日佔中事件絕無針對性的關連」。但空穴來風,未必無因。當前,香港正處於非常分化和撕裂的狀態,政府在此政治敏感時刻,傳出要削減課程內涉及香港政治的議題,是企圖以教育服務政治,違反教育專業的做法,教育界必須警惕和防備。

自2012年首屆文憑試結束後,新高中的中期檢討已經展開,業界普遍認為通識科的教學範圍漫無邊際,有需要檢討,但教育局從未提及要針對通識科政治內容作出刪減。至本月初,教育局及考評局約晤本會介紹中期檢討進展和內容時,也完全沒有提及要刪減通識科的政治內容。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政府忽然傳出修改,是試圖透過清洗課程中的政治元素,減少學生參與政治,將通識科變為代罪羔羊,掩飾政府的管治失效和無能。

培養新世代學生能力 改動須由專業決定

今年9月,教育局通識教育組剛發布了兩份簡報:「通識教育科各單元學與教重點」及「通識教育科課程架構與理念」,一再重申通識科的課程宗旨,是幫助學生從多角度研習不同的當代議題,著重培養學生跨學科的思考技能。而研習當代社會議題,就無可避免涉及政治。2003年政府處理沙士事件的一連串行為屬公共衛生範疇,政府的公共行政倫理,便牽涉政治;政府公布的任何一份政策藍圖、建議等等,背後包含其管治理念,也是政治。牽一髮必動全身,試問如何可抽離議題框架,意圖減少或洗清其中的政治元素?更重要是,通識科的課程理念,是要啟發學生獨立思考,明辨是非,從多角度分析問題,這些都是新世代學生必須具備的能力。因此,要更動通識科課程,必須提出一個更合理和更有力的原因,過程要符合教育原則,按既定程序,由專業決定。

社會矛盾 須從根本解決問題

本會更須指出,當前的社會矛盾,源於政制的不民主與社會的不公義,特區政府若把問題矛頭指向通識科,是倒果為因,愚不可及。在目前情況下,政府必須從根本解決問題,首要做的是積極回應真普選的強大民意,而非捨本逐末,企圖在教育上搞愚民政策,重蹈兩年前強推國教科的覆轍,令社會矛盾進一步升溫。

面對政府高層或建制派對通識科的磨刀霍霍,同工們必須提高警覺,勿讓政治以任何形式干預教育專業,並堅守崗位,培養學生成為具獨立思考能力、關心社會,及維護普世價值的良好公民。

老師心底話:

現在正是香港民主發展的關鍵時間,若政府竟然要削減通識科課程內有關法治與社會政治參與的內容,實在是犧牲學生利益的維穩行為,必須喝止!
張銳輝 (通識科科主任/教協會理事)

自通識教育科成為新高中必修科後,欣見同學主動留意時事,並經常表達對社會現況的見解。這不是我們希望看見的下一代嗎?
馮潤儀(通識科老師/教協會理事)

通識科稱為Liberal Studies,正是要培養學生具備寬闊、開明的視野和思想,這亦是教育的目的之一,各界必須堅守這份信念。
王庭軒(通識科老師/教協會理事)

由03年的新高中諮詢,到現在通識科推行,整整11年,無論局方、考評局、校長、中層管理、前線老師都付上大量心血及青春,只為了教好學生。在意見紛陳的社會中,培養理性客觀思考能力、獨立地形成自己的立場,這不是香港的教育理想嗎?現在有人不斷惡言批評、試圖矮化通識科,更有說要刪減政治議題,要使香港下一代成為政治文盲,我們豈能不發聲,反抗政治干預專業?
方景樂 (通識科老師/教協會理事)

明明是政府自己的施政失誤與制度不公,竟諉過於通識科,是毫無根據的指控。如果建制派指控屬實,那代表其實通識科正正能達到它提升學生關心社會的情操。在這情況下反而要把它矮化、弱化,可見建制派反智的意圖。
賴得鐘(通識科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