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看環境關鍵不蒙心

心語絲絲 ■劉銳紹

港府推出《禁蒙面法》,天怒人怨。林鄭月娥還說,這是針對未成年人,希望「他們遠離政治和暴力」。口雖如此,但卻縱容警方濫捕,在《禁蒙面法》推行的首三日內,被捕人士中有百分之五十五是學生。這到底是「止暴制亂」?還是「只暴製亂」?這是幫助學生?還是構陷學生?這是揚湯止沸,釜底抽薪?還是用火水救火,再火上加油?

面對暴政和狂政,老師們面臨的困境愈趨艱巨,責任則愈來愈大。更有甚者,教育局作為政府機器的一部分,正不斷增加壓力,例如要求學校計算蒙面學生的人數;如無統計數字,也要反映大致情況。這也是一種濫權,雖不至於為虎作倀,但也是助紂為虐。

此外,學生和家長之間也可能有不同意見。在成人社會裡,可能變成群眾互鬥;在學校裡,也會輕則爭論,重則欺凌。老師們心力交瘁,我感同身受,盼能為各位分憂。

其實,教協和各界有心人已提供很多抗衡惡法的理據(學校不算公眾地方,戴口罩不算犯法),在此不贅,只想聚焦在三個問題。一,當局往往採取「木槌錘釘釘錘木」的層壓式方法,在校方與老師之間製造障礙甚至矛盾,形成一個「管控包圍網」。

所以,須努力與校方管理層取得最大共識,讓他們理解學生和寬鬆處理戴口罩的問題。我以前當老師時遇上類似情況,也是首先從校方管理層入手;如果有管理層在中間卸力,而管理層又可以借老師們的力量反彈當局,自能相輔相成。事實證明,《禁蒙面法》擾亂校政,很多學校都以「戴口罩的學生不多」敷衍了事。

其二,學生戴口罩,毋須禁止,但如有意氣的行動,也要勸喻,適可而止。皆因警察濫暴和濫捕已成常態,抗衡惡法也要講究現場環境,進退有度,不作無謂犧牲。長遠而言,存在就是勝利,堅持將會勝利,策略才可勝利。

其三,趁此機會引導學生全面思考,和平抗惡法,蒙面不蒙心。我相信絕大部分老師真心愛護學生。這是「種人」(不單是「眾人」)的工作,要把青少年「種」成真正的人。
總之,對於學生,林鄭不珍惜,我們珍惜。天涯同路,目標必達。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