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師薪級表與MPS掛鈎 是挽留人才的重要一步

本報記者

現任特首對幼教同工許下的最大承諾,是制訂幼師薪級表,這是幼師爭取逾十年的共識訴求,有助提升專業地位,挽留幼教人才。可是政府上任後,卻提出用長達三年時間去收集幼師薪酬的數據,令業界有被拖延的感覺,而教育局近期的相關論述,亦令業界擔憂是為幼師薪級表的「走樣」而鋪路。 政府不斷向幼教界發放訊息,倘要在幼稚園訂立如中小學的MPS(公務員總薪級表),便必須遵從學位分配的規管措施,例如統一派位,及收生不足會導致縮班及超額教師等。不過最近當局已表明,不會循派位的方向考慮。這是否意味,一個與MPS掛鈎的幼稚園薪級表,最終不能成事?

薪級表與MPS掛鈎 並非新猷

教協認為,幼師薪級表與學位分配機制是否必然掛鈎,本身已值得商榷,但未見教育局提出充分和公開的討論。相信不少資深校長或幼師仍會記得,早於1995年政府推出的「幼稚園及幼兒中心資助計劃」時,是要求參加的幼稚園及幼兒中心,必須根據政府建議的「幼稚園教學人員標準薪級表」支薪(合格幼師MPS由第7點至18點,幼稚園校長則由第14點至24點),作為學校接受資助條件之一。

直至2006學年,即改行學券計劃的前一年,全港有529所幼稚園(約佔全港五成)的合格教師是按薪級表支薪,但從沒要求以統一派位作為資助條件。政府是自2007學年推出學券計劃後,才取消向幼稚園發出建議的薪級表,改以市場機制訂定幼師薪酬,至於原有計劃則改名為「幼兒中心資助計劃」,而按薪級表向合格幼師支薪的規定,在幼兒中心仍然沿用至今。可見,制訂強制性並與MPS掛鈎的薪級表,在幼稚園絕非新猷,問題是政府是否願意作全額資助的承擔,以及有否決心去排除各項技術上的困難。

舊調重彈 幼教同工難接受

幼稚園薪級表與統一派位及縮班掛鈎的論述,其實上屆政府在制訂「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現改為名「幼稚園教育計劃」),在拒絕制訂幼師薪級表時已經提出過。例如在2016年7月的教育事務委員會上,時任副局長楊潤雄在討論幼師薪酬架構時,已表明制訂幼師薪級表的困難,包括須遵從學位分配制度及核准開班數目等。即使如此,特首在2017年競選時仍向幼教界作出制訂薪級表的承諾,當然是她認同這項訴求的理念及對幼教界的重要性,並有信心克服上屆政府提出的困難。

因此教協強調,現屆政府若舊調重彈,意圖搬出上屆政府推搪的理由,令幼師薪級表的承諾變質甚至胎死腹中,必引起業界的反彈,難獲幼教同工所接受。特別是在現有資助模式下,幼師流失率高企不下,一個參照中小學MPS模式,並能尊重幼師在職及轉校年資的資助薪級表,絕對是保障幼師專業,挽留幼教人才的重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