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政治漩渦 教師如何自處?

本報記者

在剛過去的暑假,以至新學年之始,香港面對近年最動盪的時刻,學校是社會的縮影,亦難免受影響。今次邀請到小學教師黃慕儀及中學教師田方澤,分享這段時間如何持守教師專業,當中又有甚麼苦與樂呢?

黃慕儀: 社會運動中的小學校園

一場運動影響可能有多遠呢?以往小學不像大學或中學成為運動中的風眼,但已悄悄改變。小學教師黃慕儀坦言面對比雨傘運動更大的沖擊。社會可能撕裂了,但人更團結。然而,大時代下,她也難免有所質疑。

黃老師十多年前初執教鞭,當年的小六生,現在已年近三十,昔日的小孩子近日發訊息給她問:「當日小學常識課,老師講香港有『高度自治』,但特首今天卻說『香港自治就不是一國兩制』?」她本來想鼓勵舊生,在屏幕上打下「明天會更好,要有希望。」但最後忍不住刪掉了,只回覆苦笑的emoji 。

運動滲入日常

黃老師的小學位於港島西區,近日時常遇上催淚煙,運動影響學生的生活,她亦多留意學生的言行。翻看小六生的筆記,見到有示威場面的繪畫,她主動關心學生,得知他與家長一同遊行。

校園是社會縮影,學生來自五湖四海。她笑言:「入學前,學生有填寫家長職業,只為方便安排見家長的時間。」不同背景的學生和家長於校園內,依然相處融洽。

返校是快樂事

四個月內,她感覺跟部分同事親密了,大家有談及社會時事和對學生的憂心。八月召開家長會時,同事擔心家長問及反修例運動對校園的影響,多花時間準備,最後順利完成家長會。

近日,港鐵關閉車站,五點後,同事都互相提醒,「早點放工」,「小心保重」。

教學多一份思慮

形勢會變,價值觀永遠不變。小學常識教科書指「香港治安良好」,「有法治」。今天,她仍依書直說,但多補充一句「同學要多留意時事」,「我們,包括學生,都要知道現實和理想有時會有落差。」

10月4日,政府推出《禁蒙面法》,她不住長歎。學生見老師的愁容,雖然不明所以,但也走到她跟前,安慰和問好,男生更逗她發笑。從教學與學生中,她尋回希望:「原來我的學生也懂得關懷人,只要見到學生的歡笑,就見到我們仍然擁有的未來。」

田方澤: 風雨飄搖更體現師生互信

某天上學日,學生在趁小息大叫口號:「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走廊站著一位通識教師,心想:「你哋唔好嘈住我改簿」,但又默默看顧著操場上學生。他是中學通識教師、教協副會長田方澤。

不少學生都在校內成立反修例關注組,田老師任教的學校亦不例外。9月開學起,學生不停思考如何在校園發聲,爭取同學支持。雖然田老師不認為校內抗爭能有效向政府施壓,但他亦理解學生胸懷義憤的心情。小息期間,為保持教育專業,他沒參與叫口號,選擇站在走廊遙望學生。

孩子在學,教師仍能每天關注他們;學生畢業後要保持聯絡,並非易事。他的數名舊生,在抗爭中走得很前。運動初期,有天他收到舊生傳來的訊息,打開後先是一陣震驚,「內有學生全名、身分證號碼,學生還說把我寫成他的緊急聯絡人」。他再細想,這種信任,一切盡在不言中。

在紛亂中看見孩子的純真

每逢周末,田老師都一邊盯著電視直播,一邊盯著手機屏幕,收到舊生報平安的訊息才放下心頭大石。回到校園,面對焦躁不安的學生,又是另一個難題。

關注組的學生十分熱血,亦帶點衝動,天不怕地不怕,唯一害怕的竟然是一通電話。田老師說,學校說要致電家長說明學生在校內活動的情況,豈料學生們怕得要緊,他想起這班學生都忍俊不禁。

培養學生獨立思考

教師在校園持守教育專業,以專業持平的態度教導學生,田老師多以通識角度切入,引導學生批判性思考。學生思考易偏頗,故此他不時化身「藍絲」,向學生「挑機」。「學生反對立蒙面法,我反問他們,你們守法便沒有問題吧!」,他語畢,全場無言以對。

「老師的工作,除了叫他們萬事小心外,亦要幫他們補課,尤其一些知識或分析能力的補底」。透過與學生深入討論正反雙方的觀點,田老師盼學生學會獨立思考、多角度分析,掌握分析社會時事的方法,再去關心社會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