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師高度警惕!薪酬一筆過撥款 Q & A

政府委任的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明年4月將會提交報告書,列出15年免費教育的落實方法。不少幼師同工表示,近日報道指政府有意推行幼師薪酬一筆過撥款,不理解其內容和影響,因此,我們再以簡單的答問,希望有助幼師們理解可能面對的處境。

問: 我們一直爭取的幼師薪級表,政府已表明會做,為甚麼還說沒有保障呢?

答: 因為,政府承諾制訂薪級表,卻無意跟隨中、小學機制,按薪級表向教師直接支薪,而是將撥款一筆過給學校,由學校自訂教師薪酬。由於薪級表只作參考,學校毋須一定跟隨,政府只確保校長、主任和教師等,獲得不低於其職級的起薪點。換言之,幼教同工將不會如中小學編制教師,可根據薪級表按年增薪,轉校更隨時跌回起薪點,無專業保障可言。

問: 甚麼是一筆過撥款?這種資助模式,與現時資助中、小學有甚麼不同?

答: 現時資助中、小學撥款包括:經常性津貼(如教學、水電等基本開支)、非經常性津貼(例如大型維修),及指定用途的專項津貼(例如融合教育)。但教師薪酬則由政府按薪級表向教師直接支薪,學校按核准編制聘請的教師一般為「常額教師」,其聘任條件及解聘程序均受〈資助則例〉保障,這比〈僱傭條例〉保障較好。

至於一筆過撥款,就是將基本營運開支及教師薪酬,以一筆過撥款形式,交學校自行運用。教師以合約形式聘任,沒有劃一薪酬及聘任條件,不受〈資助則例〉保障。

問: 政府說一筆過撥款,學校可較「彈性」和「靈活」地運用資源,有甚麼不好?

答: 一筆過撥款,美其名是讓學校靈活運用撥款,但背後的真義,其實是為教育開支封頂,特別是薪酬資助。由於政府不是「實報實銷」直接資助幼師薪酬,而是用全港幼師薪金的中位數去封頂,向幼稚園撥款資助,若該筆中位數的金額不足以支付全校教師,又或者其他營運成本上漲,出現財政壓力的話,學校便要自行壓縮成本。由於沒有具約束力的薪級表保障,學校既定營運成本當中,員工薪酬福利的「彈性」空間便最大,所以教師、主任甚至校長也會成為開刀的對象。

問: 據說幼師薪金中位數有2.1萬元,是怎樣計算出來的?這薪酬水平也不錯吧?

答: 薪金中位數的計算方法是,按全港幼師現時起薪約1.5萬元,頂薪約2.8萬元,分別在總薪級表第7與第18點,中位數便在12至13點之間,即大約2.1萬元。必須留意,政府打算用一筆過撥款,取代按薪級表「實報實銷」資助薪酬,就是要在制度內,容許學校不按薪級支薪,局方亦傾向只保障幼師薪酬不低於起薪點。可以想像,就算學校每年按薪級表增薪,約6年全校教師便達中位數了,還未計算學校原有的資深教師。可見,政府以薪酬中位數封頂,學校無論拉上補下,還是拉下補上,教師都很快面臨凍薪,即使主任甚至校長也難倖免。

問:據聞社福界就是採用一筆過撥款,他們的經驗算如何?

答:社福界實施以薪金中位數計算的一筆過撥款後,立法會曾接獲社工團體申訴,說他們受到嚴重剝削。社福機構為了緊縮節流,紛紛向原有和新聘的社工開刀,包括降低薪酬、辭退員工、增加工時,更出現一群「次等社工」,無論工資、公積金、假期,都與同職級的現職社工差異極大,造成嚴重同工不同酬。由於一筆過撥款打破了社工原有的薪級和年資制度,在職社工不敢轉職或離職進修,只因怕再入職時薪酬大降,自己也淪為「次等社工」。

如果幼教界接受一個同工不同酬的制度,在職幼師因應各種原因轉校、離校時,也可能成為受剝削的「次等教師」。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這情況不會止於教師,主任、校長也會如此。

問:幼師薪酬一筆過撥款,對幼師專業前景有何影響?

答: 在一筆過撥款之下,幼師毋須按薪級表支薪,而薪級表除了職級之外,不計算年資和學歷提升,當局也沒提過進修資助和學位化的時間表,只說幼師職級只維持文憑資歷。若是這樣,幼師可如何建立專業階梯?有教育學院的學生表示,在他們去年畢業的108位同學當中,有4成不選擇當幼師,主要就是因為缺乏專業前景。若15年免費教育下,幼師專業階梯仍得不到重視,人才流失將會更嚴重。

幼師關心薪酬制度,不只是金錢問題,更重要是有否獲尊重和公平對待,及專業能否有長遠發展。若幼師不計年資,轉校怕跌回起薪點,因此唯命是從,自主空間被侵蝕,幼師專業何在?這制度也會製造學校人事競爭,破壞團隊合作,最終損害的是學生的利益。因此,幼師必須高度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