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施政報告教育政策前瞻
反對一筆過撥款 制訂健全薪酬制度
正視長全日制的需要

前言: 香港學校教育在國際上負有盛名,但校長和老師們的工作量極高,得到的支持嚴重不足,很多教育界積存已久的問題,仍然缺乏有效配套,政策也一直不到位。我們相信,青年教師順利入職,有安穩的教學環境,香港教育方可持續發展。去年12月,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召開記者會,公布施政報告的政策前瞻,期待特區政府能夠在大專、中、小學、幼兒以至特殊教育方面,作出不同的改善措施以至革新體制,培育更好的人才,令香港教育茁壯成長。

梁振英在參選特首的政綱裡,明確承諾「盡快實施十五年免費教育」,教育界曾滿心期盼。不過,去年一月他公布首份《施政報告》,將「盡快實施」變為「研究可行性」,令社會為之嘩然;其後為成立的「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委員會)工作進度緩慢,以「拖字訣」去回應幼教界急切的訴求。

在經過一年多的「研究」後,委員會近日終於向立法會交代工作進展,可惜,無論是資助模式、教師薪酬機制、及對全日和長全日制幼稚園的資助,委員會的建議都與幼教界的訴求存在巨大落差。事實上,實施15年免費教育乃是提高香港幼兒教育質素的重要一環,政府必須確保幼稚園得到合理的資助,為幼師制訂合理的薪級表;同時為半日制、全日制、長全日制幼稚園給予合理的定位,確立多元的幼兒教育模式,方能令整個幼教界健康地發展。

反對「一筆過撥款」 直接資助幼師薪酬

優質的幼稚園教育建基於優秀的教師團隊。打破市場化的操控,確立一套穩定和公平的薪酬制度,讓幼師發揮專業,是保留和吸納人才、讓幼兒教育持續發展以及提升教育質素的關鍵所在。可惜,委員會傳出消息,指政府傾向日後以「一筆過撥款」(lump-sum grant)形式資助幼稚園。「一筆過撥款」模式在社會福利界造成的混亂和剝削是有目共睹的,我們絕對不能容許同樣情況在幼兒教育界再次出現。

政府若按「一筆過撥款」模式,便不可能出現有約束力的薪級表,因為政府只會以所謂「中位數」資助幼稚園,幼稚園校方於是只能「彈性」地自訂教師薪酬。幼師的專業資格越高,服務年資越長,自然對薪酬的期望也較高;但在「一筆過撥款」的制度下,他們被裁員或被壓榨的機會便最大。試問這樣的制度,怎有可能提升幼兒教育的專業質素?

發展多元資助模式正視長全日制的需要

目前就讀學券計劃下全日制幼稚園的學生約有43,400名,當中更有超過21,000名入讀長全日制幼稚園,但「學券制」是以半日制為資助的基礎,這令全日∕長全日制的幼稚園苦不堪言,經營極度艱難,幼師流失問題嚴重。可是,最近教育局交代「委員會」工作進展時仍然強調,免費幼稚園教育「作為對所有合資格學童提供的基本資助,應涵蓋半日制服務」,抹煞了全日∕長全日幼稚園的獨特貢獻,這是不能接受的!半日制幼稚園和全日制∕長全日制幼稚園各有特色,而後者也是為了切合社會現況,特別是支援雙職家長的需要,與政府新近提出的人口政策環環相扣。合理的幼兒教育政策,必須重視全日制/長全日制幼稚園,給予充分的認許和支持。

政策建議

若要打好本港的教育基礎,讓我們的幼童有穩健實的根基,落實優質的15免費教育是刻不容緩。15年免費教育已是社會共識,業界的訴求合理而清晰,委員會應真誠聽取民意!在落實之前,政府亦應在短期內檢討學券金額,切合學校及家長的實際需要。

為了穩定教師團隊,政府應該確定為幼師制訂有實質效力的薪級表,確認幼師的學歷資格(如文憑、學位應有不同的職級)、服務年資等等,並且以「實報實銷」方式發放幼師薪酬,反對一筆過撥款。同時,應確立長全日制的定位,以多元資助模式,為各類幼稚園計算單位成本資助,達致公平、優質的15年免費教育。至於幼稚園學額不足的問題,尤其在北區,政府亦應加以正視,保障學童就近入學,免卻舟車勞頓之苦。

有關《2015年施政報告教育政策前瞻》全文,可登入以下網址查看http://www.hkptu.org/8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