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研究修例 保障學術自由

本報記者

在4月19日,本會就現時特首在十間法定院校擁有過大權力的問題召開記者會。教協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宣布將於立法會,以私人條例草案的方式動議修訂現時十條法定院校的法例。會長馮偉華則指梁振英破壞香港重視院校自主的歷史傳統。

葉建源說:「我們會從四個範疇入手,包括特首應否兼任校監及其所擁有的權力、削減由特首委任的校董數目、引入更多師生代表進入校董會、及提升校監行使權力的透明度。目標是於本屆立法會任期內作出修例。」

馮偉華亦批評梁振英:「雖然過去法例也賦予港督權力,但港督絕少行使;反觀梁振英是『有權必用』,而且權力缺乏制衡。」立法會議員及本會理事黃碧雲也質疑,校監是學校的首席主管人員,若梁振英運用他的權力,插手進行政治干預,師生亦難以抵擋。為此,我們將展開連串諮詢工作,向各院校的師生收集意見,商議修訂內容。

修例方式可向外國院校借鏡

要保障學術自由,就必先要確保有院校自主,避免當權者涉足校政,以政治干預學術工作。環顧其他先進國家的不少公立大學,政府的角色亦相當有限,而校董亦毋須由政府官員任命,左表列舉了一些例子。

即使有部分院校仍然存有由政府官員委任的校董席位,當中不少席位皆是先由院校內部作出提名,官員僅是儀式上進行任命,並沒有挑選校董的實權。例如在澳洲國立大學,根據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Act 1991,校董會有權委任校監,再由校監成立提名委員會,向教育部長提名校董人選,而教育部長並無權指定某人擔任校監及校董。

特首凌駕校董會 院校自主無從談起

現時行政長官兼任本港十所法定專上學府的校監,有權委任校董會成員,普遍操控了校董會超過三成的席位,其中有四所更超過一半席位(詳見上期《教協報》大專版)。從近期梁振英被批評干預學術自由的事例可見,這個模式並不是保障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的最有效方法。要令市民和學界重拾對學術自由的信心,我們有必要參照外國公立大學的做法,減少當權者對院校的影響力。本會呼籲各位同工就大專院校的管理架構發表意見,確保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得到適當的保障。

上期(2015.04.20 #643)教協報大專版:
《特首權力過大,校董會成為「梁粉俱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