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排名如何計? 追逐 排名「有乜謂」?

本報記者

在這個競爭激烈的世代,不同形式的大學排名充斥於新聞及互聯網。每當大學的排名有所升降,傳媒都會大肆報道、大學亦急不及待將自己的最新排名印於宣傳品。但究竟這些令人趨之若鶩的排名,其實是如何計分?又會將我們的大學教育導向哪一個方向?

評分準則過份側重研究

現時有兩個大學排名榜最為人熟悉,分別是英國《泰晤士報》的「Times Higher Education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及「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本報記者翻查兩個排名榜的評分準則,發現排名榜過分側重於研究,矮化了大學教育的其他重要元素。


例如在《泰晤士報》的排名,與研究相關的評分竟佔高達60%。大學的研究、創新工作固然對社會非常重要,將之納入評分之中亦無可厚非,但總不能忽視了大學的其他工作及成就。大學教育是為社會培育未來人材的重要一環,教學工作對社會的重要性不比研究工作低。不過,教學工作的成就卻只佔了評分的30%,無法反映教職員在這方面的努力,令人擔憂到個別過份追求排名的管理人員會嚴重向研究工作傾斜,忘記了大學提供教育的重要任務。本會會長馮偉華亦十會關注有院校的管理層過於側重研究,甚至以研究工作不足為理由而不與教職員續約,令教職員研究工作十分繁重,根本難以兼顧教學工作,不利學生學習。

評分方式不利研究本地議題

另一方面,這些排名注重論文是否在著名的國際期刊刊登、是否經常被其他學者引用等,並以此等數字作為評定研究成果是否優秀的準則。然而,一些研究本地議題的論文,例如香港的政治環境、教育制度、經濟政策等,一般都較難於國際期刊發表,亦較少被人引用。但這些研究往往才是最能夠針對香港的情況提供深入分析、協助社會解決問題。馮偉華亦擔心這樣會令本土研究沒有足夠空間發展,對社工、教育等學科的打擊尤其重大。如果因為要追求排名,而令學者減少,甚至放棄針對本地議題的研究,這對香港發展又是否最佳的選擇?

以收入去評估大學的成就?

更嚴重的問題是,在《泰晤士報》的評分中,會計算大學的各項研究得到多少外界的贊助,從而量度研究的實用性。一些有關商業管理、工程技術的研究,自然較容易得到工商界支持;但基礎科學、文化研究等,又怎可能以得到多少贊助來量度他們的價值?而在「Teaching: The learning environment」的項目中,部分評分竟然是計算每位教學人員平均可以為院校帶來多少收入。如此的評核方式,怪不得各大院校近年不斷開設林林總總的自資課程,學費動輒就數以十萬,甚至百萬計!這樣以金錢掛帥的「營運模式」,嚴重扭曲大學教育的生態。

大學管理層必須釐清大學於社會上的意義及功能。一所大學的貢獻絕對不是單單計算論文的數量、得到的贊助、收到的學費,就可以得出結論。如果管理層為了大學排名,而改變大學的定位、盲目催逼教職員進行研究、放棄教育,結果只會是苦了教員、苦了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