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幼教報告 ‧諮詢期結束
教協促局方:回應業界訴求 落實優質免費幼教

《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報告》點評:

(點評一)教協促局方:回應業界訴求 落實優質免費幼教 (2015.08.24)
(點評二)融合教育:沒有整全政策 只有零星措施 (2015.09.14)
(點評三)單一資助模式 扼殺全日制發展 (2015.10.05)
(點評四)人手改善不大 監管工作增加 幼師工作量有望改善? (2015.10.26)

本報記者

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委員會)於5月底提交研究報告,政府展開為期兩個月的公眾諮詢期亦於7月31日結束。本會在諮詢期內提交了一份長達37頁的回應報告,以「改善資源.提升質素.發展專業.尊重多元」為題,就八大範疇作出分析和建議,同時附上近二千封幼師一人一信的意見總集。教協報將會把各範疇的重點分期刊出,今期我們重點討論資源投入及資助模式的問題。

在諮詢期截止當日,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及幼教理事陳杏英召開了記者會,闡釋本會回應的內容。本會認為,諮詢期雖已完結,但不代表事情可告一段落,相反,現在是政府正式進入草擬具體政策的階段,本會將更密切監察進展,並適時向同工匯報,期望大家繼續關注,讓我們更緊貼前線同工的問題和意見。

達到「兒童為本、教育均等、優質教育」嗎?

教協會支持政府增加幼教的資源投入,落實免費而高質素的幼兒教育。但總體而言,委員會報告的建議,特別是資助模式、全日及長全日制的資助水平、幼師薪酬機制及專業發展,以至對特殊需要兒童的支援等,均未達到「兒童為本、教育均等、優質教育」的目標,與幼教界和家長對優質幼兒教育的合理期望,落差鉅大。

委員會在研究過程中,也有不少值得檢討的地方,包括:委員會由組成到運作,透明度都極不理想。委員會內的幼教界代表僅佔三分一,令人質疑幼教界的意見能否得到重視。更關鍵的是,委員會連同五個專責小組成員,均須簽訂保密協議,令小組之間不能溝通,討論完全割裂,公眾更無從知悉進度和討論方向。社會對落實免費幼教其實並無異議,但這個為期兩年的研究,在多個重要範疇上仍然沒有具體政策建議,例如幼師重視的學位化問題,竟然是交回教育局「日後檢討」!而副校長職級以半日制300名學生為基礎,委員會甚至沒有考慮全日及長全日制如何處理,令業界極度失望。

因此,我們期望政府認真聆聽持份者的意見,做好政策制訂的工作,加強資源投入,確保兒童有平等機會接受優質的幼兒教育,真正實踐「兒童優先──給他們一個好的開始」的承諾。

葉建源: 中位數計算撥款  不利專業發展

幼教界對報告最重大的爭議之一,是資助模式。委員會傾向以薪酬中位數計算的整筆過撥款機制,在社福界早已問題叢生,劣評如潮。教協會堅持反對政府將整筆過撥款制度引入幼兒教育,記者會上葉建源作出解釋,「這種資助模式,提供了很大的誘因,令機構將中點薪金變為薪酬上限,幼師變相減薪,是對員工的剝削。而資歷較長、薪酬較高的員工則會被視為財政負擔,甚至遭到解僱,長遠影響服務質素。」他引述兩份社福界的研究報告,展示整筆過撥款打擊專業的事實,包括:削減員工薪金、中位數變頂薪點、年資不被承認、機構管治困難等。若幼教界同樣以薪酬中位數計算資助,將面臨社福界多年來相同的問題。

陳杏英:年資變成負累!

本會理事兼資深幼稚園教師陳杏英表示,在幼教任職25年,持幼兒教育學位,但薪酬與兩年經驗的小學文憑教師相若。她形容不少資深教師,面對薪酬中位數資助,也會擔心成為負累阻礙校內年青幼師增薪。葉建源補充,員工年資不被認可,會令資深員工意興闌珊,打擊專業發展,故反對整筆過撥款,或任何延續教育市場化的資助模式。教協會要求政府為幼教重新定位,參照中小學資助模式,確保為幼稚園提供足夠資源發展優質教育。

獨立檢討委員會《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檢討報告書》(2008年):

  • 很多非政府機構均把員工薪酬上限設定為對等公務員薪級表的中點薪金……此舉對員工士氣、員工離職率及福利界前景的衍生影響實在重大。
  • 部分非政府機構基於財政理由削減員工薪金,由於有關機構不但要推行資源增值計劃及節約措施等……所以擔心基準撥款最終可能不敷應用。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非政府福利機構薪酬及福利機制研究報告》(2014年):

  • 整筆過撥款推行以來,機構面對財政緊絀的壓力,於是有經驗或將退休的員工被視為財政負累,因感到意興闌珊而離開;機構雖然不愁沒有新畢業社工入職,卻欠承傳,斷層情況嚴重,影響服務發展。
  • 社福界從業員人手極不穩定,過往年資不受認可,前線員工的士氣大受打擊,機構也面對很大的管治困難……我們相信它們都與整筆過撥款制度有莫大關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