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合約教師困境

本報記者

一名擁有三個碩士學位的年輕合約教師,上月自殺身亡,教育界為之痛心,也令公眾關注合約教師的待遇和前景。教協進行的相關調查,亦清楚展示了合約教師「朝不保夕」的困境。若教育局繼續漠視問題,隨著中學生人口下降的衝擊,未來將有大批年輕教師因合約問題而離開教育界,嚴重影響教育質素,亦白白浪費人才。


教育改革以來,教師工作劇增,而編制人手遠遠落後,教育局因應學校的臨時需要,開始向學校發放臨時津貼,讓學校以合約形式短期聘請教師分擔校內教師工作。然而,隨著學校工作量不斷增加,合約教師數目與日俱增。根據教育局數字,「非編制教師」已佔全港教師團隊多達一成至一成半。但這數字尚未包括教學助理、助理教師、副教師、資源教師等五花八門的職位──他們在教育局的統計數據中完全隱形。

合約教師無論工作量和性質,往往與編制教師無異,但遺憾的是他們同工不同酬,教育局更拒絕把合約教師納入編制。許多「短期」合約教師即使任職五至十年,仍是合約教師。有見於合約教師問題長期受到當局忽視,教協會在今年3至4月期間,以電郵問卷形式收集了1,650名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的資料,歸納調查結果,他們有以下特徵:

一、年輕:超過85%合約教師是35歲以下;
二、高學歷: 超過三分一合約教師持有碩士或以上學歷;
三、合約期短:九成合約教師合約期只有一年,有4%更不足一年。教學助理情況更為惡劣,超過一成的合約少於一年。
四、職位不穩定:大部分(67%)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都要等到合約將近完結時才知悉下年度的續約機會。能夠有機會轉聘為常額老師的,僅佔2%。
五、經常轉工:工作超過一年的合約教師中,超過三分二都曾任職2間學校或以上。
六、工時長,工作蕪雜:超過一半合約教師每周工作55小時以上,有一成更超過70小時。他們在工作分配上欠缺議價能力,因此工作性質往往更為蕪雜。

中 學 情 況 更 嚴 峻

面對工作不穩、前途不明、待遇不公,不少年輕合約教師,即使入行數年累積一定經驗後,仍因生計問題無奈離開。近年中學人口下降,令問題更趨嚴峻。未來數年,受當局政策影響,中學或需裁減大量人手,首當其衝的自然也是合約教師。然而,對於合約教師問題,教育局一直只強調合約教師入職時已知道職位是有時限、工作不受保障。這正正反映教育局明白學校工作量一直增加,卻不願增加教師人手,只以低廉薪酬和待遇聘請合約教師解決問題,結果卻犧牲了本港教師團隊發展和長遠的教學質素。

針對中學未來發展的危機和合約教師的困境,教協會將於8月底舉辦論壇,邀請教育界不同崗位人士深入交流,期望當局予以正視。此外,亦會發起敬師日(9月10日)在報章刊登聲明,邀請教師參與聯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