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見效:為幼稚園驗水及幼童驗血 以正確態度處理鉛水

本報記者

鉛水風波自7月中由屋蔓延至學校,由於世界衛生組織指引指出,食水含鉛會影響腦部及神經系統健康,當中以幼童和孕婦最高危,幼童可吸收含鉛物內四至五成的鉛,若長期攝取可導致認知和智力發展遲緩,可見學校供水的質素非常重要,因此消息甫出,即引起全港學校和家長關注。正如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口中所說,食水重金屬含量超標對六歲以下幼童的影響至為嚴重,而幼稚園正是幼兒高度集中的處所,在保障幼兒健康的首要前提下,局方處理幼稚園食水安全,就應有更高的敏感度,給予幼稚園的支援更應迅速和到位。

可是,局長在處理學校鉛水問題上,不但未能急學校之所急,更不斷迴避責任。在學校鉛水問題爆發之初,即首間小學發現食水含鉛超標,本會即日去信教育局,要求局方為全港學校驗水及提供適切支援,但局方態度是不了了之。本會多次公開提出要求,及至再有小學自行驗出鉛水超標,局長的回應竟是「加強教導學生正確的飲水態度」、「降低風險,多飲冷水」,又指「半日制學校的學生接觸(鉛水)時間短」、「學生多數會自備水,較少飲用校內水」。作為教育局局長,對保障學童健康的輕忽與無知,令人瞠目結舌!

不是公營 幼兒可置之不顧?

政府及後於8月27日舉行跨部門會議,討論學校鉛水問題。但最後公布只會為政府興建並於2005年或以後落成的公營及直資學校安裝濾水器,這類學校僅70至80間,而且幼稚園被完全排除在外,局方竟不諱言「幼稚園不是公營」,因此,局方不會為全港千間幼稚園提供財政支援,極其量只可協助集體訂購濾水器,費用也是由幼稚園自付。

一句不是公營,教育局把17萬幼兒的健康置之不顧。要知道幼稚園雖非公營,但絕大部分是非牟利,局方更必須以人為本,放下官僚心態,不能推卸照顧學童的本位責任。本會批評局方,既不安排學校驗水,更沒有就驗血等跟進工作有任何安排,是治標不治本。由於再有學校驗出鉛水超標,局方竟回應「不鼓勵學校自行驗水」,同時立法會9月1 日召開緊急會議討論鉛水事件,涉事的政策局當中,出席名單唯獨欠缺教育局,本會即召開記者會作出強烈批評,為求多方施壓,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亦去信提出要求,而本會秘書、立法會議員黃碧雲更親自致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要求教育局必須出席特別會議,司長接納要求,而對於盡快為全港學校和幼稚園驗水,司長亦表示會考慮。

教局坐視不理 爭取司長為幼稚園驗水

事件至此出現轉機。當日非但局長吳克儉出席特別會議,司長更在席上公布會為全港幼稚園及在2005年或以後落成的中小學驗水。至今,919間幼稚園(接近九成半)已提出要求政府協助驗水,另174間要求協助安裝292個濾水器。

關注幼稚園財政壓力

事實上,就本會進行的問卷調查所得,無論幼稚園和中小學,對校內食水安全都相當關注,並積極和主動採取措施,保障教職員和學童的健康。包括:八成學校認為政府應出資為學校加裝符合標準的濾水器;75%學校認為教育局應督促承建商,或由政府出資為食水含鉛超標的學校更換喉管,亦有近六成學校認為局方應安排為學童驗血及成長評估。因此,本會多番爭取當局作驗血安排,而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終在上周公布,為含鉛超標的幼稚園學童安排驗血。本會樂見政府開始以正確態度處理學校鉛水問題,但仍會繼續爭取教育局承擔額外費用,尤其添置濾水器及定期更換濾芯等設施,對幼稚園財政壓力不輕。當局也應查找鉛水成因及資助幼稚園進行供水系統維修,確保幼兒的食水安全,得到最周全的保障。

如何正確收集食水樣本?鉛毒對幼童的影響?如家長控告學校,學校如何應對?
本會網頁提供有關學校飲用水安全的資訊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