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字體 字體的時代 訪問字體設計大師 ——
柯熾堅老師

封面故事 ■ 本報記者

鬧市抬起頭,會看到甚麼呢?招牌、廣告、標語?字體設計大師柯熾堅老師眼內,一切皆是美,因為字體就是城市的美。「 社會經濟差時,衣食都不足,就無這需求。隨著社會發展繁盛時,需要很多奢侈品美化環境,需要不同美感,文字就是其中一樣。 」

字體反映時代,香港早年的招牌多使用北魏體,反映工業時代的樸實,隨著社會轉型,地鐵通車,柯老師設計的「地鐵宋」字體,見證經濟繁盛,實用主導。踏入後工業年代,生活較輕鬆,則用上圓潤字體,而近年則有「勁揪體」,表達剛毅的新一代。

我們用甚麼字體訴說這個時代,我們時代的字體又是甚麼呢?教協近日邀請柯老師為本會修改標誌和文字(見另稿),他亦跟我們分享中文字體教育和發展的心得。

字海人生

相傳倉頡發明中文字,柯熾堅則發明電腦化的中文字。他是第一代造字人,一生參與過百套字體的創作,包括常用的華康少女體、華康瘦金體,也是出自柯的手筆。他的字體不單改變兩岸三地的電腦生態,甚至遠至韓國也受他影響。他於八十年代中曾多次遠赴韓國,培訓當地人使用造字軟件,將韓文電腦化。

柯老師的造字生涯,從地鐵站開始,遊走於中、日、台和韓四地,三十多年與字體結下不解之緣。

他本來從事廣告界,1978年機緣巧合,任職地鐵公司,設計地鐵站內的字體,因為取用宋體,命名為「地鐵宋」。時代不同,他看得開,「地鐵宋體代表一段時代,某程度已慢慢褪色,新一代有其他字體代替。字體有它的時代責任,責任完了,不用留戀。我們要紀錄,亦要與時並進,用新一代去代替」。

每個年代有自己的字體,一生一滅,柯老師關心是漢字的承傳,如何代代相傳的漢字之美。

港鐵月台的名牌多用上「地鐵宋」字體,第一代的「地鐵宋」由柯熾堅創作,現時已換成第三代。

欣賞漢字之美

香港缺乏欣賞字體美感的土壤,外國執著字體,雜誌會設計專有字體,突出風格,相反,香港則多是沿用舊字庫,不願花錢買字。

他於理工大學教授中文字體設計,深感大學生對字體認識不足,即使就讀設計系,也分不出最基礎的宋體和黑體之分別。

他一生致力將漢字電腦化,但電腦化下,卻令學生忘本,「從前無電腦,所有都是手作,知道原理。當有好電腦和工具,我們得心應手,知道來源。現在學生不知來源,用電腦做到,其實不知道之前過程,只知結果,這是最不好的地方。」

他認為欣賞字體美,先要學習美術,可惜本地藝術教育仍未普及。課堂中,他與學生練習書法,但不是要求學生在一堂課內寫好中文字,而要他們了解文字的結構。近年,他創立「三月草」理論,用「三」、「月」、「草」三字去解構漢字結構。這三個字代表漢字的傳統佈局,空白位置的分布,筆劃的長短,字體重心的異同,產生不同的美感。

他亦建議學生了解楷書:「要認識漢字,先認識中宮。無中宮(文字中間的位置)就無美感,就好接近圖形。」

慧眼識字體

職場中他啟迪無數後輩,其中廣受教師歡迎的華康少女體,也是獨具慧眼而得來。

當年,柯老師在台灣華康從事字體創作的工作,有一天,見到一位其他部門的少女在寫字,「字體好得意,直覺覺得可發展成字體。當時只以宋體、黑體和楷書為基本,我覺得很突破性,就帶她入我部門,讓她幫手寫字,再拆開、分析,才做成這套字體。」他笑言女生被罰抄過千個中文字,而他亦成為女生伯樂,協助她入行,現在她仍從事造字的創作。

2008年他回港執教鞭,11年的光景,中文字體設計風氣漸盛,但他仍然是大學中,唯一一位教授中文字體設計的老師。

無論環境如何,他從不氣餒。從大學課堂中,他每年也找到一、兩位同學志趣相投。遇到好學生,他選擇現代的師傅制,傾囊相授,與學生一同工作,創作字體。他的徒弟不少能繼承衣砵,當中協助他設計「信黑體」的許瀚文在設計界屢獲國際殊榮,他亦自創「空明朝體」字體,而舊生陳濬人亦積極保育舊招牌,出書研究本地北魏體。

給老師的字體課

字體之美也體現在學校之中,微細如告示牌,柯老師都有獨特見解。設計告示牌是要立體想像,重視覺距離感,從學生出發,留意轉角落,都可看到牌子。

他指理大創意樓由他親自設計的信黑體告示,簡約易讀,這是文字的功能,也是字體的美學。小小的漢字,盛載千年的學問。年代會變,美感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