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園驗水只是開始 後續措施 仍然欠奉

本報記者

9月初,政府終承諾為全港九百多所幼稚園安排驗水,局長吳克儉表示三個月內可完成所有學校的驗水工作。日前教育局公布,至9月25日總共為全港144所幼稚園完成初步驗水程序,當中有兩所幼稚園驗出食水含鉛量超標,而含鉛超標的水樣本包括來自恆溫熱水煲;也有報道指有6間在05年前落成的中小學,於自行驗水時發現食水含鉛超標,超標水樣本分別來自熱水煲、飲水機、飯堂等。可見,隨著驗水程序開展,將揭發更多食水含鉛的問題。

因應兩個水辦含鉛超標的恆溫熱水煲,水務署聯同機電工程署等部門已進行檢測,顯示某些部件的燒焊接駁位含鉛。水務署指恆溫熱水煲屬於用水器具,非內部供水系統裝置,因此供應商毋須就使用焊料提出申請。但本會理事及立法會議員黃碧雲指出,這反映本港食水安全存在很多監管漏洞,以恆溫熱水煲為例,不僅在幼稚園和中小學廣泛應用,食肆、安老院舍甚至醫院都普遍使用,但機電工程署及水務署竟撒手不管,沒有產品水質安全測試,供應商部件裝嵌、安裝及接駁也不須發牌規管,政府監管不力,令全城都因此受鉛水威脅。為此,她正與法律界及建築師研究,參考美國及歐盟做法,引入飲用水安全法例,保障市民健康。

驗水程序不符國際標準

政府監管不力,教育局的補救措施亦進退失據。本會不滿局方仍不肯為全港中小學驗水,而即使現時政府在學校安排驗水,抽取水樣本的程序也引來爭議。有同工反映,水務署人員在抽取水樣本時沒有指定的時間,而抽樣時會要求先放水2至5分鐘沖洗喉管。然而,英美和歐盟等地的驗水準則都指明抽樣前不應放水,並應抽取停留在水管一段長時間的水作為樣本,與水務署的驗水準則有很大分別(詳見下表)。學校是學童主要的活動場所,由於大部分學童都是未成年及發育中的兒童,他們需要更嚴謹的保護。現時政府未有採用較為嚴謹的驗水程序為學校驗水,恐難釋家長及教職員的疑慮。

教局須承擔法定責任

政府在社會強大壓力下,終於在9月初承諾為全港幼稚園及在05年後落成的約80間中小學驗水;至9月底約一成半幼稚園及兩所中小學完成驗水程序。即使按照局方原先估計的進度,幼稚園也須三個月才能全部完成驗水程序,部分幼稚園為安全計都會先安裝濾水器。而政府至今除了處理驗水和安排食水含鉛超標的幼稚園學童驗血外,未見其為後續設施,例如維修保養等作出任何籌劃或安排。據悉現時學校安裝的濾水器每個需數千元,而更換濾芯及每年保養費用更隨時高達上萬元,幼稚園有校長已表示財政壓力沉重。倘若有食水含鉛超標的學校需要維修或重鋪喉管等工程,費用更難預計。

本會認為,教育局必須承擔其在學校食水衛生一事上的法定責任,而不是用「擠牙膏」方式回應社會壓力。《教育規例》規定,每間學校的房產內均須有足夠而生的食水供應,而學校是包括幼兒、幼稚園。若政府未能採取合理措施而造成師生健康受損,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本會要求教育局於等候驗水期間,為學校提供能夠過濾重金屬的濾水器,並按用水量及濾芯壽命為學校提供資助,並盡快制定整體措施,跟進後續處理及保障學校食水安全,包括督促承建商或由政府出資為食水含鉛超標的學校更換喉管等。

採取措施 風險盡量減低

本會於9月初舉辦研討會,探討學校可採取甚麼措施保障食水安全。毒理學副教授何永成教授表示,鉛可從多個來源進入人體,除了直接飲用,透過清洗時殘留在食材或食具表面,或透過皮膚接觸,也有可能影響人體健康。若同工對水質含鉛有疑慮,可使用清潔劑清洗雙手或器具,將接觸鉛水的風險盡量減至最低。此外,黃瑞紅執業大律師也表示學校可以採取可行、合理、妥當的措施,例如進行驗水、安裝濾水器、停用問題水源等,以保障教職員及學童的健康,同時也合理履行法律上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