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票的力量

雨澤心田 ■ 田方澤

間或會看到一些新聞,建築物外大排長龍、遊子在外匆忙歸國回鄉,炎寒酷暑中列隊等待,為的不是排新餐廳等待美食打卡,也不是為目睹明星風采,為的只是投下一票:希望改變的一票。


這些場面,間或只在新聞看到,在香港則似乎只有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幾個票站出現過。自80年代開放代議政制以來,香港人投票意欲並不高,偶有投票率達40至50%,已是極高。但再細心思考,香港成年人口逾600萬,登記選民只有300萬,當中40%亦不過120萬人,只佔香港人口6分1,選舉真的很有代表性嗎?

為甚麼投票率不高?除了個別候選人因素外,大概是無法看見自己選票的力量。

香港曾經作為自由城市,面對著回歸,殖民政府自行開放政制,80年代民主自由似乎不需太費力爭取便到手;回歸以後,自由空間日漸縮窄,議會無用論亦隨之而生。既然議會無用,則投票日自飲茶聚餐,旅行玩樂,也省得那幾分鐘投票了。

議會是否無用?視乎如何理解「有用」。以區議會為例,改善社區設施、市政路政或撥款支持對市民有益的公民團體蓬勃發展。只要運用有道,雖然並無太大權力,但仍大有可用之處。大學時自己曾兼職區議員助理,協助最基層市民的根本需要:為難以處理複雜文書的居民申請社會福利、為與兒女失散的獨居老人尋親,或近日見朋友爭取刺眼路燈改善、社區殘障人士的無障礙設施需要。在很多人眼中是小事,但對受影響居民卻可能是影響一生的大事。自己也曾想過投身社區工作參與選舉,卻也因責任重大而卻步。

從量變到質變,投票數字最終會改變社會形態。英國前首相邱吉爾膾炙人口的名句,「民主制度是最壞的政府形式,但比其他嘗試過的制度都好。」縱觀全球政治精英壟斷權力、民粹主義乘勢崛起,民主制度當然有無限缺陷,但也是人類至今在政治權力交替上最和平有力的力量。

近年區議員的政治角色越趨重要,走筆之日,正適有議員建議如11月17日仍有暴力行為,則需煞停24日的區議會選舉。適逢亂世,大家對香港的未來茫無頭緒。有人選擇激烈行動,但也請大家記得發揮最溫和的力量:投票吧!


田方澤
教協副會長、中學通識老師。鑽研教學之外,更喜歡抽時間和學生談天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