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兩難也護花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青年人是方春之花,初升之日,必須給予機會,包括學習和實踐的機會,甚至包括輕微和可接受的犯錯機會,不能一棍打死。這是我年青時對大人的要求,也是今天我保持跟很多青年朋友接觸後,對自己的一個要求。

最近時局動蕩,青年人和學生用不同的方法參與或觀察社會活動,為人師者可能會碰到兩難的問題─當學生真情投入,為自己和社會的未來發聲的時候,老師不能隨意遏制,過度壓抑只會適得其反;可是,當學生高度參與,甚至全情投入,影響正常學習的時候,老師又不能任之由之。那麼,該怎樣給予適當的引導呢?這種情況在高中更為普遍,確實費煞思量!

最近,我聽到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的一個經驗─放下身段,以朋輩的角度,先行聽取學生的心聲。學生說的也許不是甚麼意見,而是他們要宣洩的心聲,但這種聆聽已經很重要了。那一天他跟學生對話時,曾被現場的人破口大罵,心裡也有點氣,但他在第二場對話中再與學生接觸,聽了他們的心聲,感受就不同了。

後來,他還抱著一位學生,讓他哭罷細說。原來,這一抱也是很重要的,讓學生感受到愛心和耐心,兩種心加起來就是真心。段校長笑著說:「我抱的當然是男學生,女同學就不能抱了。」

後來,他在畢業禮上「爆肚」,說了一番放眼未來、互相尊重的話。你可以說這些話面面俱圓,只是原則性的哲理,甚至有人認為他指責學生搞亂現場秩序。不過,正因為他早前已對學生表示理解,中大還馬上成立迅速應變專責工作組,著力解決學生面對的實質問題,包括設立24小時法律支援熱線,並協調不同持分者,加強溝通。更重要的是,工作組還邀請學生會推薦人選。有了這一層工作,即使他對學生有所指責,也變成了責善或勸誡,而不是純粹的責罵。

記得以前的中大校長高錕和沈祖堯,也經常用「兩開」來應付「兩難」─公開和心開。今天的一些中學也會安排寧靜的空間,讓老師和同學們談心。很多運動中也出現過「輕抱行動」,讓大家互相關懷。這些行動都是公開的,旨在傳心和播愛,縱是兩難也護花。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