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練遺禍學生 立即叫停TSA

本報記者

政府於04年推出全港性系統評估(TSA),聲稱是低風險評估,學生毋須額外操練。可是,TSA最終導致操練成風。本會聯同教師和家長,於2010年成立TSA關注組,至今做過三次問卷調查,雖然期間教育局曾兩度推出優化措施,包括將小六TSA與「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Pre-S1)隔年交替舉行,及取消發放總體達標率等,但TSA異化的巨輪沒有停下,三次調查結果仍然一致:TSA學生補課及操練情況非常嚴重;TSA主導教學和測考模式,並已超越學生基本能力;師生TSA應試壓力高企。

澄清四大謬誤

本會過去多次強調,即使當初推出的意願再良好,但相對現實中的惡劣影響,設立TSA是得不償失。TSA令學生的校園生活變成單一而密集的應試操練,犧牲長遠的學習興趣和動機。教協會要求當局消除TSA異化的流弊,否則應予取消。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和理事黃碧雲,更分別就取消TSA在立法會提出議案修訂,及在教育事務委員會提出動議,可惜都在建制派的護航下遭到否決。最近,有家長發起不滿TSA過度操練的網上群組,短短數天已有數萬人加入,可見怨氣沖天。

TSA再度引起熱議,不過當中有些誤導的論點,我們認為有澄清必要。

‧政府落實TSA優化措施,特別是取消公布達標率,已無操練誘因,仍然操練只是學校和教師的問題。

回應:先談TSA異化,誰是始作俑者。政府在小學縮班殺校的黑暗期,引入評量學校表現的測考,異化風險本已極高。加上有教育局官員濫用數據向學校施壓,「訓示」甚至「整治」學校,而視學與外評亦以TSA成績評定學生表現,學校人心惶惶,教師不得不把TSA成績做好。至於優化措施,將小六TSA及Pre-S1交替進行,不但沒有處理小三TSA的問題,而且仍使應考TSA的小六學生,每周補課有增無減!至於取消公布整體達標率,學校改為得到各分卷每題的答對率,學校不但可推算出整體達標率,這種更精細的成績發放方式,對學科老師壓力可以更大,成為被迫操練學生的誘因。

‧世界很多地方都有類似的評核,連非洲都有,香港若取消TSA,會被視為倒退。

回應:的確,世界各地都有近似的系統評估,但運作方式和客觀條件卻差異甚大。以最為人熟悉的國際評估PISA為例,評估以抽樣形式進行,且與公開考試不同,不會觸及篩選或學位分配,因而風險極低。香港TSA則是在殺校潮中開展,學校恐存亡受威脅,風險再高不過。如教育局所言,TSA非香港獨有,但教育部門會濫用評核成績向學校施壓、質疑學校表現,導致學校由小一起全方位操練,相信國際間絕無僅有。即使現在小學收生回穩,但教學生態已破壞成災,單憑小修小補,已無力挽回學校和家長的信心。若說取消TSA是倒退,本港推行教育改革,倡議拆牆鬆綁、樂於學習、敢於創新,但TSA背道而馳,令操練情況比過去升中試或學能測驗都更嚴重,不是本港教育更大的倒退嗎?

‧ 有說學校過分操練,是以為操練有回報,升中派位會好些,因此操練的源頭在升中派位。

回應:TSA操練的源頭在升中派位這種說法實為誤導。真正影響升中派位的是呈分試和Pre-S1,非TSA。將TSA操練與升中派位機制混為一談,目的在轉移視線,甚或想嚇怕家長和學校。這混淆視聽而且誤導的說法,其實就是要擺出一道更難跨越的高牆,令家長和學校知難而退,讓政府繼續開脫責任。

‧TSA是最基礎系統的能力指標,不涉及艱深的部分,沒理由操練學生。而教育局局長說,大部分學校、老師都歡迎這項措施。

回應:TSA有特定答題格式及技巧,且試題越來越刁鑽,已超過基本能力,不操不識。因此坊間湧現數十種TSA練習,就是要學生加強題型練習,在限定時間內完成大量試題。至於說TSA受歡迎,本會去年及今年的調查,同樣只有一成教師認為TSA應繼續在小三和小六推行,足見TSA在教師的認受性極低。

凝聚社會力量   合力打倒TSA

本會正籌劃一系列行動,並已開設網上專頁,建立本會與家長及教師在TSA問題上的交流平台,合力打倒TSA評核怪獸。

TSA推行逾十年,已經嚴重異化,背離政策原意,遺害整整一代的學生!我們呼籲廣大家長及教師,為了孩子的福祉,攜手向當局施壓,立即叫停TSA,讓教育重回正軌,還小朋友一個快樂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