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學歷風波引起大眾關注 非本地課程監管

本報記者

上月有傳媒發現,時任嶺南大學協理副校長兼總務長的夏迪星(Herdip Singh)在2013年向菲律賓太歷國立大學(Tarlac State University)呈交的博士論文,與另一篇瑞典隆德大學的論文極為相似,引起多方指控夏迪星涉及抄襲。夏迪星其後辭去在嶺南大學的職務。報道指他是透過在香港開設的國力書院取得相關學歷,令人關注政府對海外課程的中介機構監管不足。本會認為情況嚴重,促請教育局主動調查國力書院,並檢討相關的法例。

被指以抄襲論文取得博士學位的夏迪星自1981年起擔任嶺南大學的財務總監,及後成為協理副校長兼總務長。他是透過國力書院報讀菲律賓太歷國立大學的博士學位課程,於2013年畢業。根據國力書院的網頁,太歷國立大學的博士課程要求學生撰寫論文並通過論文答辯,方可以取得學位。有記者發現夏迪星呈交題為“Corporate Governance in the China Region: Implication to Business Management”的論文與瑞典隆德大學畢業生Chunshui Wu於2010年呈交的碩士論文異常相似;不但目錄、研究方法、觀點等與該碩士論文一致,連部分行文亦有雷同。傳媒將夏迪星的論文電郵予涉嫌被抄襲的論文之指導老師—瑞典隆德大學的高級講師Matts K酺reman,他同意夏迪星的論文很有可能是抄襲了該校的碩士論文。

國力書院職員被指偽造文件

有傳媒「放蛇」,自稱大學講師,向國力書院職員表示希望盡快取得博士學位。國力書院的職員表示「如果想快就要讀Tarlac(太歷國立大學)」及「要做少少事」,其後向記者解釋可以發出入學信,證明記者於2014年12月已經入學,並向大學解釋是因疏忽才遲了辦理入學程序。透過這種做法,學生可用一年半時間完成原來是三年的博士課程。這做法有可能屬偽造文件,瞞騙大學以令其頒授學位。

而根據官方網頁,被指協助學生以虛假文件取得學位的國力書院是由李以力創辦,他同時身兼嶺南大學的校董和諮議會成員。傳媒更發現李以力其中兩張成績單是他以國力書院教務長和課程總監的名義簽發,有「自讀自簽」之嫌。他回應記者查詢時聲稱已經向大學一方申報自己同時是學生、教務長及課程總監。

教育局有法定責任確保課程質素

根據法例,像國力書院提供的非本地大專院校課程必須向教育局註冊,並經教育局轄下的非本地課程註冊處(註冊處)批准,方可以開辦課程。按照教育局的資料,現時國力書院共有13個課程獲得註冊。而按照《非本地高等及專業教育(規管)條例》,註冊處處長須信納該課程是得到海外的機構認可,並有措施確保課程能夠維持水平,方可以批准課程註冊。反之,如果註冊處處長認為該課程已經喪失認可或不能夠維持水平,註冊處處長可以撤銷課程註冊。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認為,現時的註冊程序過於簡單,未能有效確保課程質素。而國力書院的情況令人十分懷疑相關的課程其實是欠缺質素,教育局有責任按照法例作出跟進。

教育局局長於12月2日回答立法會議員的書面質詢,指教育局已向國力書院索取資料及進行視察,如發現有違法情況,將會按程序處理。

註冊課程不等於獲得認可

現時本港共有108個已註冊的課程提供者,合共提供多達466個非本地的大專或專業教育課程,程度由副學位到博士學位皆有。不少課程以「已在教育局註冊」為招徠,吸引學生報讀。但現時法例並不要求註冊的課程須要得到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的認可,「已註冊」的課程不代表該學歷會得到政府及僱主認可,隨時成為學生的升學陷阱。

據教育局給予立法會的書面回覆,在1,198個非本地大專或專業教育課程中,僅有143個是得到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認可並載於資歷名冊上。學生報讀這些非本地的課程時如稍有不慎,即可能會虛耗大量金錢和時間,換來不被認可的學歷。教育局必須檢討相關的法例及註冊程序,為學生提供更大的保障;並且定期查核各非本地課程的開辦情況,確保其他課程的質素達標,防止類似國力書院的情況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