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進入校園學校有何法律權益與風險? ——
黃瑞紅大律師講座提要

本報記者

過去半年,學校被捲入反修例風波,不少學校初次面對學生被捕而措手不及。有見及此,教協上月邀請黃瑞紅大律師舉辦法律講座,題為「警方調查或拘捕學生,學校應留意的法律權益」,希望協助老師了解自己的角色、相關風險和法律責任。以下提要供老師參考。

一旦學生被拘留,學校有何角色?

學生被拘留期間,學校應與負責跟進該學生的律師保持溝通。16歲以下被捕人士有權要求一位成年人陪同「落口供」,學校與家長聯絡後,可考慮由家長、老師或社工陪同,提供情緒上的支援。若有其他學生因擔心而到醫院或警局外守候,校長、教師若能前往了解,不但可安撫在場學生的憂慮,亦可把知悉的情況向法團校董會闡述和在有需要時回應傳媒查詢,也讓家長安心。

事實上,不論被捕的人士是16歲以下或以上,或是否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MIP),都有權要求律師陪同「落口供」。16歲以下多一個保障,可以由一位成年人陪同,在情緒上作出支援,這不牽涉法律層面。所以16歲以下的被捕人士可以由律師加一位成人陪同「落口供」。
警察有權進入校舍?

學校屬於私人地方,只有特定的人才能進入校園。警察只有兩種情況可進入私人地方,分別是有搜查令和無搜查令。

  • 有搜查令

警方向裁判法院申請搜查令,指出要進入一個地方搜查某些物品,相信那些物品與他們正進行的調查有關,法官再確定發出搜查令是否合理。若決定發出搜查令,當中會清楚列出搜查日期和範圍。如警察確實能夠向學校出示搜查令,學校不能拒絕他們進入校舍,但學校可查閱搜查令的內容,亦有權即時通知律師。雖然不能拒絕警察進入私人範圍,但可要求警方先等學校聯絡律師,並在律師在場的情況下才開始搜查,以確保警察是根據搜查令的指明範圍進行搜查。

有時警察為免直接到調查地方搜查,也會聯絡學校要求交出被調查人士的資料。若學校收到搜查令,應盡快通知律師,因為情況相當複雜:這涉及學校將一個第三者(學生)的資料交給第三方(警察)。按照搜查令,學校本應交出學生的資料,但學校最初收集這些資料時的目的,未必有清楚說明可將這些個人資料轉交,資料使用者(即學校)便不可隨便洩漏這些原先為某目的收集的個人資料。但是,在刑事罪行調查中又有豁免。故情況非常複雜,牽涉很多法律問題,需要交由律師處理。

此外,當法院發出搜查令,而這搜查令未執行前,受影響的人可以向法庭申請將這個搜查令撤銷。因為執法部門在無人知悉的情況下單方面向法庭申請搜查令,有可能影響一些重大原則,故法例容許受影響的人向法庭申請撤銷搜查令。而且,搜查範圍若涉及電子儀器,當中的資料可以是無限的,世界各地就有關情況都不斷在建立案例。故收到搜查令應諮詢律師意見。

  • 無搜查令

警方只有一個情況可以在無搜查令下進入學校,就是警方有理由相信在物業(premises)內有一名人士是可被拘捕的(a person to be arrested)。

《警察通例》雖非法例,但當中有提到警察應盡量避免進入學校拘捕學生。故警察要進入學校拘捕學生時,學校便可指出《警察通例》提到應盡量避免這樣做,向警方建議用其他方法處理。但嚴格來說,警察確實可以進入學校作出拘捕。不過,若警方只能夠表示:「有人指校內有人犯法」而要進入學校調查或查案,這是不可以的,除非得到業主、佔用人或管理人員的同意,或者報案人身處校內,又或警察在校門外可清晰見到校內有人犯案,例如清楚看到校內有人打架,便可以在無搜查令下進去拘捕,但是不包括搜查。

至於大學,它是較敏感的場所,一般警察不會進入大學校園,不過要視乎場景和進行的活動,所以警察是否完全不能入內,或當作是一個公眾地方入內執行職務呢?又未必不可。

學校拒絕警方進入校園,有「阻差辦公」風險嗎?

「阻差辦公」的定義是該人士令警察的工作變得更困難,即可構成「阻差辦公」。但如有警察拘捕你,你查問他拘捕原因,而他沒有回應,之後糾纏一翻,也不會視為「阻差辦公」。因為向警察了解拘捕或截停的原因是合理查詢,警察有責任解答,故不能說是令他的工作更困難。但當警察要拘捕某人,而你擋在中間或者「搶犯」,便構成「阻差辦公」。如警察到校並表示有理由相信校內有人犯法,要入內作拘捕,而學校不容許、指要有搜查令或要求等律師到場才可進入校園,也有機會是「阻差辦公」。

學校不遵從警方要求,會有「妨礙司法公正」的風險嗎?

「妨礙司法公正」是嚴重罪行。針對法庭方面,在進行司法程序的法庭內藐視法官或干擾法庭程序,即「妨礙司法公正」。此外,在司法程序內作供時或在搜證期間作出違法行為,亦是
「妨礙司法公正」。至於學校方面,如嘗試隱瞞犯罪、發布旨在損害公正審判的事項,或幫助違法者逃避拘捕,都可能涉及「妨礙司法公正」。但若是對警方的執法作出查問,而警方未能清楚解釋,所做行動又沒有合法權限,學校因此沒有遵循警方要求,這都不應是「妨礙司法公正」。

如老師知悉學生參與非法集會但沒有告知家長,老師有法律責任嗎?

如學生出席學校活動,或老師帶領學生進行校外活動,學校對學生的安危便有法律責任。除非集會由學校舉辦,否則學校不必承擔有關的法律責任。

黃瑞紅大律師提醒教師,目前拘捕個案不少,教師需更留意自己的法律權益和責任,做好準備,以便及時協助有需要的學生。但以上建議僅供參考,學校遇有事故應即時諮詢律師的專業意見,按個別情況處理。

教協權益及投訴部連日來一直跟進多個個案,我們呼籲教師如遇有關情況,應盡快向權益及投訴部求助。
電話: 2780 7337
WhatsApp: 9763 0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