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事件營救紀實系列:要讓每一個孩子安全回家
專訪立法會議員葉建源

本報記者

11月中,香港理工大學爆發嚴重警民衝突,示威者佔據理大校園,與圍堵在外的警方對峙。事件持續數日,不少人都對事態感到憂心,直至11月18日,發生了戲劇性的進展,彷彿為事件帶來了一點曙光。當晚一行50多位校長,聯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進入理大,嘗試協助學生安全離開。其後的13日間,共有超過100位校長不分早晚,更帶同老師、社工進入理大,陪同超過300位中學生及約50位義務救傷員離開。「校長們和我堅持多次進出理大,只有一個信念:必須讓每一個在內的孩子安全回家。」

坐言起行 懶理身穿西裝長裙與高跟鞋

11月18日下午,30多位中學校長聯同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在立法會召開記者會,就理大校園衝突表達關注,同時向政府作緊急呼籲,希望事件能以和平的方式解決。談到當日始末,葉建源指當時並非刻意計劃,後來發生的事也屬意料之外。「當日下午,我和一位校長通電話,言談間得悉對方也對理大的情況非常憂慮,希望可以為事件降溫做一些事情。」最初的想法是多找兩三位校長召開記者會表達關注,但到記者會開始時,齊集立法會的並非當初預料的兩三人,而是包括香港中學校長會及香港輔導教師協會等30多位中學校長。

記者會之後,校長們正在商議下一步行動,忽然有校長建議立刻前往理大找學生。葉建源指起初有些擔心,覺得能夠進入理大的機會不高,「當時在想,前一天(17日)一眾議員加上夏志誠神父也無法接近理大,政府未必會讓校長們靠近漫天烽火的理大校園。」經過長時間的磋商,政府最終同意讓校長進入理大,但表明不會派員陪同,在衝突期間也無法保證安全,前往的人必須自行承擔風險。於是,一行30多人坐言起行,即使身穿西裝、長裙和高跟鞋,也立刻啟程前往理大。

難忘紅磚一夜破碎

在前往理大的途中,葉建源找來了義務律師團隊,校長們則繼續轉發消息予其他校長。眾人在尖東一家酒店集合,再有20多位校長加入進入理大的行列。就在此時,酒店外也爆起衝突,催淚氣體滲入酒店大堂,「我和校長們及義務律師全都『遭殃』,眼睛苦澀無法睜開,咳嗽聲也此起彼落。」待衝突稍散後,一行50多人經登記後踏進校園,葉建源說難以忘記當時的情景——美麗的紅磚校園一夜破碎,眾人踏著滿地的玻璃碎和碎磚,一步一驚心。從理大A座入口步進校園,看見滿階梯盡是燒過的雜物,而迎接他們的卻是黑衣人的破口大罵。「他們經過長時間劍拔弩張的對峙,精神非常緊張,也有人是出於對我們的不信任。但是也有學生發現了自己的校長,跑過來與校長擁抱。圍城內的同學,心中也許有很多情緒,但我相信,當時當刻,即使平日不一定交談過的校長,也成為了同學們最熟悉也最可信任的成人。」

當晚,校長們在理大A座透過手機短訊,通知學生前來見面、交談、又或擁抱,「我們可以做的,是與同學同行,全程陪同,確保他們安全而且有尊嚴。」其後的13日內,幾乎每天都有校長、老師、議員、律師、社工和其他朋友進入現場希望幫助和照顧學生。有些校長和老師無法去到現場,也託付葉建源幫忙,希望憑著一些蛛絲馬跡,與律師跟著義務救護員到處尋索,尋找失落的學生。「校園太大,要找到學生談何容易呢?我們只能用盡各種方法打聽、聯絡,希望盡快幫助孩子脫離險境。」

葉建源:感謝每一位參與營救工作的朋友

隨著理大留守者慢慢離開,校園內的人影也日漸稀少而變得冷清,警方後來進入校園清理危險品後,也解除了對校園的封鎖。整個營救工作,葉建源說至少有100名校長參加,陪同離開的中學生超過300人、義務救傷員約50人。「我們只有一個信念:必須讓每一個孩子安全回家。我非常感謝每一位參與營救工作的人,感謝每一位校長、老師、義務律師、社工和其他朋友。」


葉建源:每晚都當是最後一晚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本身亦是校長出身,自然關愛學生。多名校長進入理大校園「執仔」,有成功,亦有失敗。有的學生能用電話聯絡上,卻不肯出來與校長見面,「能夠見面,已經是很大的進展。」葉建源說。

成功找到學生轉眼卻不見了

他事前收到其他校長囑咐,幫忙尋找其學生。在人群中葉建源找到那位學生,耐心向他解釋目前情況,可惜學生與其他留守者一樣,對方案極不信任,離開了現場,葉說:「當時很多事發生,我轉個身便不見了他,嘗試在現場找,可是怎樣也看不見他。」
談起這段經歷,葉建源仍心酸得很,「我們星期一進入校園時,以為只有一晚的機會,好失落、好擔心,以為就此便失去了學生。」因為不知警方翌日會否再讓校長進內,葉建源十分珍惜每一次機會,「每晚都當是最後一晚」,幸好其後數天也獲警方放行。

年輕救護員決留下 反協助找尋其餘留守者

每逢遇到年輕的臉孔,葉建源總會上前問候。第一晚他遇到一名年輕的救護員,「樣子很細個,大約15歲,怎樣遊說也不願走」。雖說是遊說,其實只是解釋方案,讓孩子知道自己的權利,學生不願走,葉建源也會尊重其決定。

該名學生得知葉建源當時在找尋另外兩名負傷在救護站休息的女學生,由於理大現場有數個救護站,那名學生便帶葉建源走遍校園,「他很清楚自己在做的事,很成熟,很願意幫助別人」,雖然學生不願隨他離開校園,但葉見年輕人如此成熟仍感到安慰。

那一周,葉建源不斷出入理大,走遍偌大的校園接觸留守者,每每待至深夜,甚至凌晨方離開。校長們體力透支,只為一個信念,「必須讓每一個孩子安全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