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逆權教師 楊子俊「老師不要懼怕」

 本報記者

因反修例及警暴引起的社會運動持續,過去半年,共有80名教師及教學助理被補,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更揚言嚴懲「違反操守」的教師,白色恐怖瀰漫教育界。回首反修例風波初期,在612衝突中被警方射中右眼、控以暴動罪的楊子俊老師,他在各方支持下,無懼被捕,走出受傷的陰霾,繼續春風化雨。

無悔發聲 只為良知堅持

回想612,楊老師談及當初參與合法和平示威,只為保衛香港法治的最後一道防線,阻止《逃犯條例》修訂通過。「我參與了6月9日的百萬人遊行,當時還希望政府會聽從民意,怎料政府當晚出聲明堅持二讀,我因此參加了612的金鐘示威。」原本只是和平的示威活動,警方卻在毫無警示下開槍,楊老師因而右眼受傷,更被控以「暴動罪」,問到他有沒有後悔走上街頭,楊老師堅定地道:「當然我沒想過會受這麼重的傷,但事後我也沒有後悔,因為我堅信自己在做正確的事。」

秉持專業教通識

教育界站在風高浪尖,通識科更是眾矢之的,建制派人士、官媒紛紛指責「『黃師』教壞小孩、通識荼毒學生」。作為通識教師,楊老師指他的教學一直堅守通識科的本義——中立持平,給予學生多角度材料,讓他們批判分析。就像這次的反修例事件,「有時我也會扮作警察或政府人士,以他們的角度告訴學生為甚麼作出這樣的決策。」楊老師指,通識教師的責任就是要讓學生理解真相全貌,而不致偏頗,因此不論個人政治立場,做老師的總會秉持專業,以中立原則教學。

白色恐怖 不公不義

教育局聲言全面追究違規老師,楊老師批評並不公平。警方的濫捕行為氾濫,往往為阻嚇市民,而在未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作出拘捕。以楊老師為例,他雖被控「暴動罪」,但現已「踢保」成功。若然就此停職,不但影響涉事教師,更影響學生的學習進度及加添其他老師的工作量。校方作為僱主,應有權自行處理,方能按校本情況彈性安排。至於老師在社交媒體的發言,難以避免有學生和家長見到,但只要老師並非存心以偏頗言論影響學生判斷,便不應以言入罪。

「老師唔好驚」

運動發展走向對壘狀態,需要大家共同付出才能爭取勝利。楊老師坦言自己失去右眼視力,但不會因為自己傷勢而轉向仇恨。他將會向警方提告,以自己案例在法庭上檢視警方使用武力的標準,利用這個傷勢令運動向正面方向發展。面對發聲可能招來更大的打壓,他自覺幸運,一路走來都獲得市民支持和法律支援,深信走出來共同面對這場仗會有更多支持。「傷是一個事實,但是如何看我們所受的傷是可以改變的,我們的傷正在換取民主訴求和聆聽民意的管治體系。」當他了解到眾人都為了共同的目標而各有付出,受傷不是那麼難受的事。他也希望藉此鼓勵身心受傷的同路人:我們並不孤單。

教師小錦囊

若同工被調查專業操守
若學校或教育局表示你被投訴,要求你作回應或解釋,教師有權諮詢意見,再作回覆,請盡快聯絡教協權益及投訴部(電話:2780-7337 / WhatsApp:9763-0537)。

如教育局安排與你會面,你可要求有工會代表或律師陪同出席。

若同工被捕
請保持緘默,就算警方聲稱會聯絡你的學校,亦不要將你任教學校資料告知警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