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迎來改變 從教師到區議員 專訪羅佩麗老師

本報記者

羅老師站在屯門建生邨的街頭,街坊絡繹不絕跟她打招呼,「去旅行?買手信給我」,「升小學嗎?對媽媽好點」,建生邨街坊心目中,她比聖誕老人更受歡迎,或許這是教師的特質,擅於跟孩子和家長溝通,也是走入社區的優勢。

羅老師任教小學廿多年,身兼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成員、教師中心諮詢管理委員會委員,今年一月,她又多了一份重擔,就是新任建生區區議員。素人議員而言,羅老師也有點超齡,但她有心不怕遲。

從環保、教育專業到社區

雨傘運動令羅老師醒覺,而不斷參與社會則令她啟蒙。她是澳門人,坦言傘運前對香港認識不多,而社運對身為教師與家庭主婦的她也是陌生,但她勝在勤力。

「我很有毅力,如果有事我想做,我會成功。講了要做,就要做,慢慢學習,向前行。」

傘運後,她幫助朱凱廸選上立法會議員,其後在建生邨開展環保回收的工作。她踏上區議員之路,從挫折開始。她一直以勤力自居,當年,她跟朱凱廸分享參選區議會的念頭,換來一句說話,「無用的,只是勤力,人人都說自己勤力,為何會選妳?」令她非常傷心。

為證明自己的能力,她用上更多時間,學習經營社區,積極參與「共學」計劃。她成功當選的秘訣很簡單,「現在多了信心,勤力是有用,勤力可補拙。再者,我用心,擺個心落去(社區)。」花時間去跟所有立場的街坊溝通,解決社區問題。

善用時間改變社區

參與不同的義務工作,羅老師也覺得累。自從當選區議員後,她就沒有放假。

「我瘦了,以前都不肥,現在的褲都鬆了,面也尖了。以前睡五、六小時,現在只有四小時。」昔日,她的生活如一般的家庭主婦,由於她任教上午校,兩點半後,回家做家務,看韓劇。

「以前放工回家睡覺,現在放學後就落區。假期會先做學校行政和教學工作,再留多點時間寫文章。當選後,學校工作也沒有鬆懈,工作沒有延期,準時交學校的工作,做榜樣給同事看,不會令學校擔心。現時在學校中,會更集中精神工作,試過有人走過被嚇倒了。」

她熱愛教育,談起教書,散發自信心,「同家長、學生都建立感情,他們都鍾意我。我覺得自己教得好。」平衡教學與社會事務,她更用心教學。

她犧牲最大是與家人相處時間,坦言很久沒有為今年考DSE的兒子做一頓飯。但見到社會和身邊的人改變,她仍會繼續走這條民主路。

參與是一場共學

羅老師的累是有成果,因為反送中運動,同事也多留意社會。區議會選舉前,同事主動向她查詢候選人的政綱。

「學生好驚訝,叫我做區議員姐姐,給他們氣壞了,學生好開心有區議員。家長都很好,很支持,不斷鼓勵我。他們會擔心我健康,擔心我時間不夠。」 參與社會,改變她的教學理念,從昔日高高在上的老師,變成跟學生共同學習。

「(參與社會)對老師角色有幫助,眼界大了,多點跟同學分享,覺得老師不是『大哂』,有好多事可從小朋友身上學到。我放下身段,願意聽學生講。以前教學上,老師地位較高,學生要聽我講,現在學生批評我也好,我願意聽學生為何這樣講,這是我的改變。」

她相信社區是需要學習,提倡「共學」,不是單向教學,彼此分享知識。「以前做老師是在課堂講書,學生去聽,現在我不是最叻的人,好似開『不是垃圾站』(環保回收),都是膽粗粗,不懂得塑膠分類。參考別人的『不是垃圾站』,去向懂得回收的人求教,互相在這議題增加認識。」

她笑言參與操守議會,學會閱讀章則,參加教師中心,學懂跟官僚周旋。這一切經驗變成區議員的預習班,這是「參與」意想不到的收穫。

她希望新一代的教師可以跟她一齊參與社會,無論工會、還是教師中心,一起捍衞專業,共同守護社區。

羅老師於聖誕節前擺街站為獄中的反送中參加者寫聖誕咭


你的一票改變教師中心

羅佩麗老師除了是新科區議員和操守議會成員外,亦是教師中心諮詢管理委員會(諮管會)的委員。談到參與社會,她說要改進教育專業,也要依靠教師的參與。在過往參與教師中心的會議中,她認為現時教師中心問題叢生,導致教師的使用率很低。她希望教師中心能回復初衷,為教師提供資源及課程,促進教師的專業發展。但要改變教師中心,就需要教師的參與,協助改革。

教師中心問題叢生

教師中心(下簡稱中心)是教育局轄下機構,舉辦不同課程及活動,促進教師持續專業發展及進修。羅老師於上屆的諮管會中,參與章程及會籍小組,負責審批教育團體會員,而擁有該資格的團體既可申請教師中心的津貼,亦可與教師中心合辦收費的課程和比賽。羅老師過去兩年在小組工作,見證教師中心的光怪陸離。

首先是使用率嚴重不足。中心位於九龍塘,會所於2006年落成,而包括中心在內的整幢九龍塘教育服務中心,工程開支達4.87億元。然而中心於平日晚上七時後及周日休息,羅老師認為現時教師工時長,每每要到六七點才能離開學校,但中心在七時關門,不方便教師使用。2015年審計報告指出中心使用率嚴重不足,每日平均只有11.2名訪客。

中心除了提供場地外,上年度亦撥款港幣60萬元給予合資格的團體。然而,羅老師指她每次開會只有極短的時間審批教育團體會員,「申請團體提供兩年辦活動記錄及成員資料,我卻要在五分鐘內完成審閱,做審批是要認真點去做,每次開會有兩、三個團體要審批,過程得五分鐘太少。」。

審批過程中,召集人和教育局官員主導會議,沒有投票,委員只能發言質詢。曾有個案,有申請的團體自稱是校長會,但成員只有部分是校長,而其餘成員只是副校長或主任。但教局官員竟指「副校長及主任大有機會晉升校長」,與召集人堅持通過審批,最後在大部分委員提出質疑下,召集人仍沒有拒絕申請,只要求申請團體再提交跟進文件。

此外,批核活動津貼不足15,000元的計劃,只需常委會主席及副主席通過,不用小組及常委會審議。現時中心不少活動與教師專業發展無直接關係,令中心淪為興趣班中心。

資源要用得其所 就需要教師參與和投票

羅老師認為,作為民選的委員,她當然有把關的責任,但過往在諮管會中,與她有共同想法的委員不多,很難為教師中心帶來改變。今年1月20日至2月14日,教師中心將舉行新一屆諮管會選舉,她懇請各位老師踴躍投票,改變從一票開始。

> 所有候選人名單請見教師中心諮詢委員會選舉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