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何滿添校長


何滿添校長於2019年12月16日早上辭世,教協同寅深感痛惜。

多年來,何校長在教育上與我們並肩同行,從專業分享到教育政策倡議,都給予了寶貴意見與堅實支持,我們銘感於心。對何校長勇於發聲,致力維護學生福祉、堅守教育專業的精神,更深感敬佩。此際社會與教育界風雨飄搖,前路險阻,何校長的信念與堅持,將永遠與我們同行。在此輯錄一些追憶文字,以誌懷念。

認識何校長,是在我當立法會議員之後。那年升中學生人口大跌,教育界非常緊張,有二百位中學校長到立法會門外請願。何校長作為地區校長會的負責人之一,他積極建議不同的應對方案,給了我很多啟發。我也知悉他對通識科有深入研究,並為了解實踐情況,雖當校長仍堅持在前線任教通識科。

此後,無論是整個教育制度的問題也好,是通識科的問題也好,我與他都有很多的交流機會。有時他會主動致電給我,提問題說意見;我也曾到他學校,了解他學校的工作,在這幾年的認識,他讓我最深刻的,是他的爽直,他說話速度也快,是有話直說的人。他為人直率,卻絕不輕率,對問題會作多方面的考量,所以他提的意見,往往給我很大的幫助。在我心中他是非常出色的一位校長。

— 立法會議員 葉建源

傳來噩耗,驚魂稍定,腦海一幕幕畫面逐漸浮現。先是何校長向我們新一批任教通識科教師講解如何評改試卷,他說話十分清晰明快,語調平和,是個正直爽快的校長;再是一同出選特首選委,雖然彼此出選的身份不同,但都懷著同一心志:為我們下一代謀幸福;後來與他切磋教育界操守的看法,他不論身份,道理為先,平等分享,使我敬佩。

在手機上重讀與校長的對話,讀到「志同必會道合」,如今前輩先走一步,我等後輩定必教好學生,在彎曲的時代裡做個正直的人,為香港下一代謀幸福,成為上主的僕人!

— 教協理事 方景樂

07年我借調到教育局,與一群志同道合的老師籌備新高中通識科,認識了積極參與的何校長。許多次教師專業活動後,大家一起吃飯天南地北,何校長豪爽又親和,有他在,大家特別快樂。

及後通識開科,何校長身體力行,工作繁忙仍堅持任教一班學生,掌握學生的學習情況,令他對課程及教評的檢討工作更貼地。不空談、肯承擔的氣魄,令人佩服。

自中學文憑試開始,何校長一直帶領閱卷員批改通識科試卷。每年的閱卷員會議,他都會引用古語「手持玉尺,丈量人才」,提醒大家正手握影響學生前途的大權,評改試卷時要認真謹慎。他把對學生的關顧帶到評卷之中。

兩年前,何校長突然身患重病,消瘦了一大截,教人心痛。朋友們勸他放下教務,好好休養,但他又怎放得下學校和學生:於是,九月開課後,我們仍見到何校長在鎂光燈下,就反修例事件為學生發聲。

何校長走了,忘不了他雄亮的笑聲與懇切的叮嚀。

— 教協理事 張銳輝

「亞KIT,唔好意思,我病在醫院呀,幫唔到手,對唔住呀!」

這是11月18日何校長給我的口訊,也是最後一個口訊,生病還跟我說對不起。

當天,理大事件非常嚴峻,大家都擔心有流血事件發生。有校長問可否聯合行動,於是我代表葉建源邀請相熟校長出席緊急記者會,何校長是我最早聯絡的校長之一。如果不是病倒,又就算沒有他的學生,想必他一定和校長們共同行動,將學生帶離險境!

翻看與他的WhatsApp對話,談教育界的事,最早原來已是7年前。一直到他患病期間,也經常給我們意見,叮囑再三,要為教師和學生福祉努力。

校長不但宅心仁厚,更是教育界少有的健筆和敢言的校長。

他受訪時鏗鏘有力,文章擲地有聲。他曾向我說,「這次又會得罪權貴了!」接著又說不理得那麼多,各自在不同崗位努力是應有之義。

這就是我們尊敬的何校長。我們永遠懷念你!

— 葉建源議員助理 黃潔慧(K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