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練壓力傳遞到幼教階段 修訂課程指引足以解決?

本報記者

較早前報章報導,在社交網站有K3學生的家長,表示兒子其中一份功課,是要求學童重組四句欠缺前文後理的故事對話,並按次序將編號填在括弧內(見右圖),認為對於仍未開展邏輯思考的幼兒來說,這功課對幼兒學習閱讀及寫作語文並無意義,學到的只是小學應付測驗考試的答題技巧,是嚴重催谷幼兒。家長及後表示,校長也認同這功課太抽象,並答應檢視課程內容。

近年社交網站亦不時有家長表達意見並引發討論,有質疑題目太深,也有表示功課太多。但同時亦有不少家長贊同,孩子愈早開始寫字愈好,因為一般小學功課都很多,寧願「先苦後甜」。有家長更直言,K3開學不久便是直資和私立小學面試,這類學校擇優而錄,入學雖不能設筆試,但仍會考核學術知識,帶動幼稚園課程跟著加深。

幼小銜接是一大關鍵

由此可見,幼稚園課程越趨艱深,與幼小銜接出問題有莫大關係。關於這點,在上一份《學前教育課程指引》(2006)有註明:幼稚園教師「無須預先推行小學課程,以免給予幼兒不必要的壓力」(6.2.2段);至於小一教師則應「先認識學前教育課程,並因應幼兒需要,為小一生設計銜接課程」(6.2.3段)。既有課程指引,幼稚園為何仍要追隨小學課程不斷加深?

本會幼教理事陳杏英老師指出,幼教的市場模式運作有一定影響。她聽聞有剛升小的學生家長,會返回以往幼稚園抱怨教得太淺,甚至有家長在幼稚園面試時會質疑何以沒有默書,幼兒補習也非奇聞。而據報2015及16年的質素評核報告,接受視學的176間幼稚園當中,有合共一成(18間)在K1要求幼兒執筆寫字或寫字進度急速,被要求停止。

為配合新資助政策的目標,政府今年修訂了有關課程指引並易名為《幼稚園教育課程指引》,針對幼小銜接及小學角色方面寫得具體了很多(6.3段):「教師不應追趕小學課程,例如要求幼兒書寫筆劃艱深的詞彙,或是進行步驟繁複的運算練習」;至於小學方面,則提出「全日制學校應發揮課時的優勢,於下午時段加入輕鬆的學習活動」;「具體而言,學校不宜在小一生入學初期進行默寫活動或紙筆評估。教師亦不宜要求小一生背誦或強記大量學科知識」,更註明:小學可考慮延遲半個學期或一個學期,才正式實行家課、默書和測驗的安排。 教師專業 課程檢討 政府監察

本會幼教發言人翁巧香校長表示,幼兒適應小一校園生活已不簡單,例如不再是綜合學科,而每科老師也會不同,也沒有午睡時間,若短期內還要面對默書測考,適應壓力會更大。無論如何,幼教工作者都希望小學老師,能給予剛升小的學童多一點適應時間,讓他們順利銜接。「現時,有些愉快學習的小學,小一上半個學期不用默書;但也有學校小一開學已教下學期課程,由於家長對名校趨之若鶩,一些幼稚園為求收生理想,便得追趕課程以便接軌。」她相信很多幼師都能秉持專業原則,但整個教育及學校系統也須配合,才能有效落實政策。

本會幼教理事關淑玲校長早前與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會面也提出,幼稚園課程指引的修訂,主張「不應安排幼兒班的幼兒執筆寫字;低班及高班幼兒不應進行機械式抄寫和計算」,但因小學抄寫要求高、課程愈趨艱深,小學政策未能配合,幼稚園便難以接軌,政府應擔當有效的監察角色。

就有關指引對小學提出的要求,小學校長亦有回應,指教育局「只調鬆幼稚園,但卻沒有調鬆小學課程」,小學課程有增無減,為預備學生升中,學校亦不敢怠慢。這與幼稚園愉快學習顯得不協調。可見,政府若不全面檢討及調適各個教育環節的深廣度,即使未來會更新小學課程指引,仍不能解決問題。

把學童身心健康 放在優先位置

近年學生輕生問題嚴重,亦喚醒了社會對學童身心健康的關注,及反思教育的本義。我們明白要改變社會風氣或教育文化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政府要紓緩學生壓力,仍有很多工作立即可做,例如立即停止令操練幼齡化的小三TSA/BCA,檢視家課政策及小學全日制的施行模式等。

最近,政府在《施政報告》提出檢討八大教育範疇,其一是加強家長教育,「減少過度競爭的文化,照顧兒童健康,讓他們愉快成長」。另外,勞工及福利局亦會統籌一個跨局及跨部門的工作小組,在制度上為老師及學生拆牆鬆綁。我們期望,新政府全面檢視課程及升學系統,認真把學童的身心健康放在優先位置,積極體現教育改革「培養學生全人發展」及「希望學生樂於學習、學會學習」的目標。

 

《幼稚園教育課程指引》 2017 可到教育局網頁下載, 或登入>> 幼稚園教育課程指引(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