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中史科課程修訂: 專業與政治之間的張力

初中中史科第二階段諮詢已正式展開。當局於10月30日下午舉辦教師諮詢會,發表新版本的課程諮詢稿,更罕有地召開記者會,向傳媒交代諮詢內容。新諮詢文件無疑吸收了上一階段諮詢的學界意見,課程編排有若干改進,但與此同時,政治影響的痕跡亦處處可見。

「獨立必修」強勢推行

首先是一刀切「獨立必修科」的安排。現時近九成學校開設中史科,其餘學校也以不同形式教授中史內容。十年前,教育局推出初中「歷史與文化科」,鼓勵中學以兩史合併的方式教授,累積多年經驗,也取得優秀成果。教育局早前委託香港教育大學所作的研究,亦充分肯定兩史合併的教學效能。然而,隨著林鄭月娥宣布下學年全港初中獨立必修中史科,一刀切勢在必行,這些學校和老師的努力將遭抹殺。

當中史成為必修科,歷史科、歷史與文化科是否還有生存空間?這些科目所注重的世界史的視野,如何延續?非華語學生連學習中文的困難都未解決,如何應付中史科?目前當局只銳意達成「中史獨立必修」的任務,對於這些問題,似乎並不在意。

課時與兼教問題未處理

去年十月的首輪諮詢,教師評價甚低,當時教協提出的主要批評包括:政治史過度壓縮,而且偏重大一統及興盛的內容;文化史的選題艱深,難以引起學生興趣;香港史只成為中國歷史的附庸,未有重視香港近代以來的獨特發展。新諮詢文件吸納了部分意見,政治史有所加強,補充了衰亡的內容;文化史亦有精簡,部分選題撥到延伸部分,容許校本處理。這些改動反映負責課程修訂的專業團隊能夠聽取意見。然而,對於中史教學的兩大難題——課時不足與老師兼教,當局仍然未有提出解決方法。新課程加強了近現代史的比重,中一、中二就得完成由遠古到清末的全部內容,不少老師認為根本沒有足夠課時。加上大部分老師都是兼教,缺乏探索新教學法的空間,教學恐怕難有改善。

中史科下的香港史定位

課程修訂專責委員會主席梁元生表示,中史科的定位是「香港人的中國歷史」,因此只會教授與中國歷史相關、與國家的互動關係的香港史。於是,首階段諮詢沒有提及的基本法教育,堂而皇之地出現在新版本課綱,至於香港本身的獨特歷史發展,包括影響港人身分認同的重大事件,公民社會的形成等等,則付諸闕如,只會由歷史科處理。但目前只有六成中學開設初中歷史科,未來可能更少,這部分的香港史或會進一步邊緣化。

「敏感議題」避重就輕

至於「敏感議題」的處理,坊間普遍關注「六七暴動」和「六四事件」等議題是否納入課程之中。當局表示課程大綱不能鉅細無遺地羅列所有課題,然而在記者會上,官員和委員會主席時常顧左右而言他,教育局副秘書長康陳翠華甚至以「雞毛蒜皮」來指涉這些歷史事件,難免惹人疑慮。新課程內容是否受到政治干擾,還須留意將來教科書的審訂。

諮詢方式未有改善

在以往的課程諮詢中,教協多次批評局方的諮詢問卷,須填寫姓名和職級,並經校長簽署及蓋校印,會窒礙意見表達,可惜當局這次依然沒有改變做法。為補充官方諮詢的不足,教協將舉辦教師座談會,邀請課程學者、專責課程修訂的前教育局官員及資深中史教師,分析中史科改革的利弊得失,歡迎同工出席討論(詳情 >「初中中國歷史科課程修訂」教師座談會)。

本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