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偉華 :「自資院校情況比沙士更嚴峻」

教協會長馮偉華現職城大專業進修學院的高級講師,於大專界任教社工科超過30年,但在武漢肺炎的疫情下,大學界,尤其自資私立院校,他認為面對情況比沙士嚴峻。相比17年前的沙士,當年的自資課程只在起步階段,但現時的大學更依賴這項收入,以城大為例,當中近半收入來自自資課程。對大學同工,他憂心忡忡。

自資院校或面臨結業潮

本年自資院校的收生數目,馮用「大鑊」來形容。隨大學入學的人口下跌,自資私立院校已進入寒冬期,現時疫情更重創學生報讀的意欲,令院校雪上加霜。
「12月開始收生報名,本來1至3月是高峰期,現在遠低過上年。學生報名的意欲都低了,很擔心今年雪上加霜。收生數目比去年少很多,不是按比例跌。疫情下,又沒有機會去推廣課程,資訊日、講座介紹、即場面試都辦不到。」

停課對課程的衝擊大

停課下,馮的工作安排也被打亂,幸好農曆新年前他已經完成面對面教學,但學生的實習卻要全部暫停,他坦言手上工作雖少了八成,但復課後,他便需要花上大量時間追回進度,跟不同社福機構溝通,重新安排實習。

「停課是大衝擊,以前沙士時停課都較短,過了一段時間才停課。今次不知停課期限,安排混亂一些,而學生又不知可否補回課時。」

「社工的實習可以處理,但回內地的實習,如中醫就麻煩。有的學生回不到或不敢回內地,要延遲一年才實習,可能需延遲畢業,影響最大。」

另一方面,自資課程不同一般大學課程由大學評審,而需經過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的審批。停課期間,課時減少,馮擔心影響學歷認受性,但局方現在未有表態。

負責任管理層

除了學生,馮偉華亦關心同工的福祉。他雖是屬於大學編制的全職教師,薪金不受收生影響,但他擔心流浪教師的處境。面對疫情,收生嚴峻,亦有學生要求退回學費,部分大學為節省資源,首當其衝是兼職導師。

「如果退回學費,院校財政就雪上加霜。學費收入減少,薪酬開支依舊,赤字比過往嚴重,而有不少自資院校目前都有赤字。」

他作為學系的管理層,盡力支付完整薪酬。「我們採用較為良心的做法,合約的兼職老師,現在做法是請他們網上教學,依舊支薪。但我認為不是每間學校做到,因為部分院校財政較緊絀,加上不是所有課堂都能採用網上教學,所以較難向老師支全薪,令兼職老師同事收入大減。」

網上教學的困難

兼職老師擔心被減薪,而其他老師也需要學習網上教學,他形容現時是「百花齊放」。

作為管理層,他從各方面支援同事。剛開始網上教學,同事面對器材不足,「器材如錄音咪都要四處搜購,但多間商店缺貨,最後要比原價貴數倍價錢才購得。」見到問題如此,他也增加同事購入儀器的預算。

「大學教師以前不是太常用網上教學,只是輔助性質,解答問題為主。有教師甚至第一次用網上教學軟件,不熟手,難以掌握。」

另一方面是技術支援,「 IT 支援不足,技術員都是邊學邊教。他們學懂軟件,再教同事,有時都難免花很多時間,有些同事更由基本問題問起,如 powerpoint 怎樣加聲帶。當然,後來同事成功了,發現原來powerpoint可播出聲音,覺得很神奇。」

同事有困難,馮盡力協助。但自資院校面對困境,政府必須對自資院校伸出援手。「令自資院校繼續生存,教協倡議資助應該給予院校,令學費可減少,接近政府資助,助他們渡過這次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