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貢非遺:漁歌與麒麟舞

鑪峰新語 ■ 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 葉德平博士

上一期,黃競聰博士跟大家分享了「香港漁歌保育故事」,今期讓筆者接續說說區內的「麒麟保育故事」。

西貢漁歌

去年(2019年),西貢街坊會獲得西貢區議會撥款贊助,開展「西貢‧非遺傳承計劃:漁歌十二首」活動,邀請了筆者和黃競聰博士進行漁歌研究。我們通過文獻整理、田野調查,收集西貢及其附近一帶的漁歌,而其中四首更是從沒被收錄到任何一項研究之中,可謂是次研究計劃的一大亮點。這些漁歌,按其主題內容,可以劃分做四大範疇,分別是:1. 生活——生老病死,生命組曲;2. 鬥歌——以文會友,交際應酬;3. 教化——文以載道,歌以輔仁;4. 信俗——民俗信仰,文化遺產。它們各具特色,連貫起來,正好是西貢漁民日常生活的縮影。

是次研究成果——《西貢漁歌》

西貢漁歌之中,頗不少是以「對唱」、「鬥歌」形式詠唱,譬如西貢漁民羅金好的這一首 《麻雀仔打四圈》:

女:麻雀仔打四圈
轉九轉(圈)點解未行前

男:麻雀仔打四圈
阿哥未曾起身點樣行前
北風吹開愈吹愈凍
蓆底翻風席面又凍
果張綿被又打雙重

「打麻雀」是民間常見的娛樂,也是漁民熱愛的「運動」。這首漁歌以「打麻雀」為主題,由男、女雙方以「鬥歌」形式對唱。一如常見的「鬥歌」形式,由一方(女方)提出問題,領起對話:「轉左九轉(圈)點解未行前」,然後由另一方(男方)以歌曲答應,帶動話題流轉。

漁歌中內容多姿多彩,而「鬥歌」多以歌詞、唱功比拼,內容都是有關漁民日常生活。而這次研究將會結集成書,並於今年年初出版。於此,必須感謝西貢街坊會總理李福康先生對我們的大力支持!

西貢坑口客家舞麒麟

2014年6月,香港公布首份《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嘆歌」(漁歌的一種)獲錄入第2.20項。同年,「西貢坑口客家麒麟舞」獲列入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

自古以來,國人已奉麒麟為瑞獸,所以今日西貢、坑口各村的喜慶活動,麒麟還是擔當十分重要的角色。對內方面,諸如迎娶新娘、迎賓接客,麒麟還是其中主角,作為村的吉祥物接待客。對外方面,區內大小賀誕活動,譬如天后誕、洪聖誕等,麒麟更為作為村民中介,把村民訴求、心願,轉稟予神明。
追本溯源,西貢、坑口的村落大多建於「復界」以後,由於來自不同的客家族群、長於不同的客家地區,這群「先民」帶來了各具特色的麒麟。在昔往的歲月,村民都會打功夫、舞麒麟,於是他們一代又一代承傳從「先民」而來的「祖傳麒麟舞」。「祖傳麒麟舞」一般都是由村內的長老傳授;而「外傳麒麟舞」大多是隨昔日的「教頭」傳入區內。

為了保存這一份珍惜的非物質遺產,坑口鄉事委員會獲西貢區議會撥款開展了「西貢麒麟舞」的研究計劃,邀請了筆者與黃競聰博士就區內麒麟舞進行研究計劃。是項研究碩果累累,去年年初出版了《西貢.非遺傳承計劃 : 西貢麒麟舞》一書。今年再接再厲,在新任坑口鄉事委員會劉啟康先生的策劃下,製作了一輯「西貢坑口客家麒麟舞」的專題短片。

我們期望在一同努力下,香港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能夠傳承下去!

 

今年年初三坑口天后古廟的新春團拜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