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民為敵

偉華茶座 ■ 馮偉華

香港人經歷過零三年沙士疫症的慘痛教訓,對今次武漢肺炎來襲,大家都不敢怠慢,嚴陣以待,做足防護,希望能確保疫症不在社區擴散,香港能安然渡過。但政府卻反應遲鈍,後知後覺,處處錯失了控制疫情的機會,令市民大眾彷徨無助,整體社會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武漢肺炎爆發初期,內地多番隱瞞,令疫情失控,特區政府官員卻只說不用擔心,叫市民不用恐慌,但卻全無準備,沒有採取積極措施防疫,亦沒有確保防疫物資的供應,待看到澳門政府嚴陣以待,果斷推出各種措施,才驚覺落後於形勢!

還記得在農曆年三十,澳門政府宣布年假後延期復課,教協理事們也積極討論香港應否也延期復課,結論是認為應果斷宣布延期復課,並且立刻出了聲明和去信教育局,要求延期復課,以免年假後的回港學童人潮,有機會將武漢肺炎帶進校園,繼而引發社區爆發。不知為何,政府卻慢了三拍,直待林鄭年初二回港,始肯宣布延期復課的決定,而復課的配套安排卻含糊其詞,亦隻字未提如何統籌採購防疫物資,須知當時口罩等物資供應已十分緊張,學校沒有足夠儲備應付復課所需。

當時社會各界和不少市民都要求政府果斷封關,以阻隔病毒從內地傳入,但政府卻堅持不封關,更巧言令色,引喻失義,以各種道理不通的理由諸多推搪,白白錯失了控制疫情的黃金機會。其後在醫護罷工及社會大眾強大壓力之下,才不情願地以「唧牙膏」的方式作局部封關,實在是與民為敵!

從小的方面看,這個管治班子也著實「堅離地」,司局長不帶頭示範戴口罩防疫,特首更以要預留口罩給前線,不准官員戴口罩,還說甚麼「戴了都要除」,真的不知所謂。亦有局長說他廿多天沒有用過一片口罩,因他不用到人多聚集的地方,當然嘛,他出入有政府專車,一人佔用超大的辦公室,卻不知勞苦大眾,手停口停,為撲一片口罩四出張羅的彷徨無助。凡此種種,都反映出特首、高官沒有認真去感受市民的苦況,沒有掌握民情,沒有尊重民意,因此才會語帶傲慢,毫無真誠地急市民所急,更遑論承擔起應負的責任!

 


馮偉華 教協會長,司徒華教育基金管理委員會委員,香港大學哲學博士,香港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高級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