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校合作察端倪 拯救受虐小生命

本報記者

◎ 圖左起為教協副會長莊耀洸、教協會長馮偉華、防止虐待兒童會發展及培訓經理劉燕玲、社總總幹事許麗明。研討會由教協會長馮偉華主持。

近日多宗虐兒慘案震驚社會,引起大眾關注。為加深同工對虐兒問題的認識,教協與社總於上周六(1月20日)合辦「如何及早介入虐兒個案」研討會,約200人到場參與。講者分享提高對虐兒個案敏感度、應對懷疑個案的方法,更從法律層面剖析虐兒問題。

研討會於青年會專業書院舉行,由教協會長馮偉華主持。防止虐待兒童會發展及培訓經理劉燕玲分享,如何以「五感」保護兒童。在劉姑娘處理過的個案中,一名10歲孩子自從在襁褓中已被家長掌嘴、虐待直至長大,追查發現該名孩子有自虐行為,會「搣損」自己背部,令校服染上一點點血漬。

 

 

 

血點染校服10歲童受虐早有跡象

劉姑娘指,該名孩子的教師曾發現血漬,但未有追問。她又指出,透過細心觀察,教師可及早發現孩子受虐端倪,可嘗試引導孩子說出受傷原因,傾聽孩子心聲。部分教師會擔心破壞家校關係,遇到懷疑的情況,未必會即時求證。
另一個案中,有教師留意到一名小三學生有體臭問題,懷疑與其家中衛生情況欠佳有關,調查後發現該名學生長達3個月沒有洗頭、沖涼。劉姑娘建議同工細味孩子說話內容,亦可誘導家長、孩子以說話表達對對方的關懷。劉姑娘續指,受性侵犯的孩子或會避開與同學接觸,或會因認為「自己不潔」而穿大量衣服,同工倘留意到以上情況須多加關注。

社署、少年庭可令童驗傷

本身是律師的教協副會長莊耀洸指,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列明,「兒童免遭一切形式暴力侵害的權利」,直接與兒童接觸的人,特別是專業人士須舉報暴力事件、疑似暴力事件或暴力風險。莊耀洸指,專業人士倘發現懷疑虐待個案而知情不報,在部分國家如新西蘭、美國加州等,或須負上民事責任,「若有良心教師欲舉報,被校方高層阻撓,阻撓者須負上刑事責任」,在港則未有相關罰則。

莊耀洸指,本港與虐兒相關法例如《侵害人身罪條例》的普通襲擊罪、兒童虐待或忽略罪,以及
《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建議同工熟悉相關條例,保障學生安全。他補充,社署署長、少年法庭,可下令要求兒童驗身,教師有需要可聯絡有關部門,啟動相關跟進機制。

建立安全網 助家長吐心聲

虐兒個案或與家庭問題有關。社總總幹事許麗明強調,預防虐兒比發生虐兒個案後再提供支援重要,所以社工可在學校內營造安全的分享環境。她建議,在取得懷疑受虐學生同意後,接觸其家長,引導家長分享自己遇到的難題,共同尋求解決事件方法。但她強調,社工傾聽家長心聲之餘,亦應明言倘再發現虐兒情況將嚴正處理。

社署轄下的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主責跟進受虐案件,有參與研討會的同工關注向該部門求助的效用。劉燕玲姑娘建議同工,先蒐集個案初步資料,如紀錄孩子傷勢、何時起懷疑虐兒個案、小孩與家長關係等,並聯絡社署、防止虐待兒童會等有關機構。

面對懷疑遭虐兒個案貼士:

  • 使用「五感」觀察學生行為變化
  • 通知社署、警方,社署署長或少年法庭有權下令,要求兒童或少年到醫院驗傷
  • 為保障私隱,避免要求學生展示傷勢,把跟進過程記錄在案
  • 提供安全環境給家長、學生分享心聲
  • 在可行情況下,蒐集初步虐兒個案資料,方便相關部門跟進資料來源:綜合研討會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