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自資專上教育路向 教協提交意見書

本報記者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第一份《施政報告》中宣布成立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探討自資專上院校的角色和定位及副學位的未來路向。專責小組提出了六個問題,就自資大專教育及副學士課程的未來發展公開徵詢意見。教協去信表達意見,要求政府促進自資院校健康發展。

自資專上課程及政府在大專教育中的角色

香港的大專教育一直是以政府資助的大學主導,特別是學士學位的課程。教協認為自資課程可以補充資助課程的不足,但政府不應該放任自資課程的發展,以為只要有足夠的自資學位,便可以逃避資助大學學額不足的問題。政府在協助自資院校發展的同時,仍應該增加資助大學的學額。過去十多年間,政府放任讓市場力量主導自資專上教育,結果令有關自資課程的負面新聞時有發生。政府有責任擔任自資教育發展的促進者及督導者,以不同的方式鼓勵自資院校健康發展之餘,還要提供誘因令院校開辦有質素的課程,甚至要懲處違規的院校。

針對一些需要專業團體認可的科目,例如護理學、工程學、職業治療等,政府應考慮向他們提供資源,提升課程的師資及硬件配套,加強公眾及專業團體對課程的信心,並促進相關專業團體盡早對課程給予認可。而不論專業類及非專業類的課程,政府亦應該資助自資院校參加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的評審,以免要院校支付數十萬元的課程評審費用。

規管自資院校

社會期望政府對自資院校亦要有基本的規管,以確保學生的利益及辦學質素。目前其中兩條規管自資院校的法例為《專上學院條例》(第320章)及其附屬法例《專上學院規例》(第320A章),兩者皆已逾十年沒有作出修改;但這十年間自資教育的發展迅速,條例已經顯得過時,有需要改革。

現時自資院校如需要增加學費,需要先經教育局批准,惟教育局多年以來鮮有拒絕由院校提出的加幅,不少課程的加幅遠超通脹也可以獲批,令人質疑當局是否有效地行使他們的監管權力。而財政方面,政府應該要求各院校提高財政透明度,包括公開每年的核數師報告,以確保院校是以非牟利的形式營運和將資源合理地用於師生身上。

在課程方面,教協認為政府需要提供誘因,讓院校開設不同的課程,例如政府現行的「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向修讀指定經政府審批而且符合本港人力資源需求課程的同學,提供額外的學費津貼。這樣可以製造誘因,使自資院校確保課程的質素及認受性達標;同時確保本港有足夠的人才,應付未來的各類社會發展需要。但政府不應硬性規劃自資教育的課程,需要給予院校足夠的自由度。自資院校應該享有與大學同等的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

另一方面,中學文憑試的畢業生人數於近年連年下跌,不少自資院校亦出現收生困難。教協要求政府密切跟進學生人數下跌所帶來的影響,以保障師生的利益為依歸,並避免有學生未能完成課程。

獲資助高等教育對院校自資課程的參與

現時不少資助大學透過成立附屬學院,提供自資的副學位及學位課程。部分附屬院校囤積大量資金,教協要求附屬學院應該將這些資金直接回饋學生,包括頒發獎助學金及減收學費。同時,由教資會資助的大學本部及自資的附屬學院之間,不應該有「交叉資助」,以免對雙方的學生不公平。教協特別重申,不論檢討的結果如何,在檢討有結論之前,政府也應該為已入讀八大院校及其附屬院校自資學位課程的學生,提供每年三萬元的學費資助。

對副學位資歷的意見及副學位資歷的未來路向

有鑒於副學士課程較側重通識內容,專業內容的比例不足,假如副學士畢業生未能升讀學士學位,副學士的學歷較難為他們帶來應有的就業保障。教協認為政府不需要一刀切取消副學士資歷,而應該鼓勵開辦副學士的院校,考慮將該等課程轉型成為高級文憑。高級文憑課程的畢業生有較充足的專業培訓,既可以升讀學士學位,即使畢業後投身工作亦可以應付工作需要。此外,教協要求政府維持目前5,000個資助學士銜接學額,供副學士及高級文憑的畢業生升讀。

跟進是次諮詢的結果

專責小組未來將會提出其他更具體的建議。教協屆時將會就專責小組的建議,再作出深入的考慮及表達意見。如果各位會員就這個議題有意見,亦歡迎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