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幼兒 改善通報機制 需有駐校社工配套

本報記者

虐兒問題是近期的討論焦點,按社署近年的虐兒數字,約兩至三成受虐兒童在六歲以下,而施虐者六成是父母。而參考近期個案,疑被虐殺的五歲女童,退學前整月未返幼稚園,局方未作跟進,以至未能阻止悲劇;另一宗今年一月的懷疑虐童案,一名小三女童缺課七天被揭發,原來其四歲弟弟亦已缺課近一個月而未獲跟進。由此可見,小學的缺課通報機制有助及早發現虐兒個案,但幼稚園通報機制卻失去這方面的重要效能,因而形成了保護兒童的一大漏洞。

政府現主要透過母嬰健康院作平台,識別有需要的家長,但這對求助動機低的高危家長作用不大,尤其幼兒完成大部分疫苗注射後更少到母嬰健康院。可見,六歲以下尚未入讀小學的幼兒,若遇上家暴是最無助的一群,必須依賴其他平台發現問題,而幼兒每日接觸的幼稚園應可成為及早識別和介入的第一道防線。

要求改善通報機制 聯署爭取駐校社工

本會於2月初與教育局及勞福局局長會面,提出將幼稚園與中小學缺課通報日數看齊,不過重要的是提供資源配套,確保通報個案能獲得切實跟進和適當輔導。席上本會並要求提供幼稚園駐校社工,盡早識別、介入和跟進問題;及後,本會亦聯同合共20個幼教團體聯署,要求政府為幼稚園提供駐校社工服務。

教育局於2月23日正式發出通告,公布《幼稚園學生缺課通報機制》將缺席通報日數與中小學睇齊為7日。對於當局能為保護幼兒迅速回應訴求,本會表示歡迎。但正如我們與局方會面時所指,通報後確保個案得到恰當跟進非常重要,但這點在新的幼稚園通報機制上,可看到與中小學仍有不少落差。

幼稚園與中小學通報機制 跟進工作落差大

現有中小學申報缺課個案有清晰的程序,小學個案由學生輔導老師或社工處理,中學則由教育局缺課個案專責小組跟進,包括後續的調查、輔導和支援工作。反觀新的幼稚園通報機制,幼稚園通報後只獲教育局提醒如何應對及處理虐兒個案,卻沒有進一步的介入或支援。

由於現時幼稚園仍未獲資助配置社工或輔導人員,在緊絀的師生比例及嚴格規定下,幼師要適時並深入跟進個案,無論在人手或專業能力方面都倍感困難。因此,我們期望政府在即將公布的《財政預算案》,為幼稚園增設駐校社工,讓學校加強輔導人手的配套,以完善通報機制、做好後續的跟進工作,才能有效防止虐兒問題惡化。

有關教育局通告《幼稚園學生缺課的通報機制》可到教育局網頁或瀏覽:教育局通告第4/2018號:幼稚園學生缺課的通報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