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署要求:幼稚園至少「兩校一社工」

政府公布首份《財政預算案》,幼兒教育唯一新增撥資源的項目,是透過獎券基金撥款約5.04億元,推出為期三年的先導計劃,分階段為所有資助幼稚園及幼兒中心提供社工服務。幼稚園多年來爭取資助社工服務終於起步。

事實上,幼稚園社工服務早於九十年代已進行試驗,2011年更曾有68所幼稚園獲基金資助實行駐校社工的先導計劃,家長及學校的回饋亦十分良好。幼教界不斷要求政府落實駐校社工服務,不過政府總是託辭,可轉介社區的家庭服務中心跟進,直至近期屢現幼兒受虐個案,政府終於正視問題,為幼稚園提供社工服務。

歡迎設置社工 恐先導計劃拖延實施

然而,政府既知悉業界早有先導計劃的成功先例,但資助仍只以先導形式進行,並需時長達三年才能涵蓋約七百間資助幼稚園及幼兒中心,幼教同工擔心有拖延全面實施之嫌。事實上,政府今年坐擁破記錄的逾千億盈餘,對這個有急切需要為幼兒提供更佳保護的措施,三年合共亦只提供五億元,且即使計劃三年後成功並恆常化,預料屆時每名社工要服務600名幼兒,這與幼稚園需求出現了很大落差。

政府稱這人手比例已優於中小學,但幼稚園同工反應頗大,原因是政府只看數字,沒有顧及幼稚園實際運作的局限:相對於中小學,幼稚園的規模普遍小得多,例如長全日制一般只有百多名學生,若以1:600社工人手比例計算,即每四至六間幼稚園才獲配一名社工,試想像,社工除駐校還需在所屬機構接受督導,每月能有多少天駐守同一學校?若學校要每七至十天才有社工到校一次,能靠社工處理的或許只能是「救火」的工作,要及早辨識或推動預防工作,特別是透過社工觀察和互動,協助篩選高危個案作出及早支援,恐怕不大可能。

四至六校一社工,如何提供到位的支援?

而從社工角度看,若一人要負責四至六間學校,還有可能是跨區學校,要與四至六個不同的教學團隊建立合作關係,如學校來自不同辦學團體,更要適應四至六套不同的學校制度,如何能到位地預防問題及支援家庭?反觀現時幼教機構自行試驗的駐校社工計劃,大多是以一名社工服務兩至三間幼稚園,相比下政府現提出的先導計劃更為倒退。

政府較早前才公布將幼稚園缺課通報的日數與中小學看齊,但與中小學不同的是,幼稚園並沒有教育局介入跟進的類似程序,局方只會提醒學校如何應對和處理虐兒個案。因此機制要發揮效用,就必須有到位的跟進配套,設置充足的幼稚園駐校社工更顯重要。

教協強調,幼師專業在於幼兒的整體培育,至於處理懷疑虐兒個案,幼師無論對相關程序或時間上都難獨力跟進,駐校社工的專業正好發揮作用,透過兩者協作,保證幼兒及其家庭獲得到適切的支援。教協連同合共20個團體早前發出聯署聲明,促請政府達致幼稚園兩校一社工的基本人手比例,而收錄500名幼兒以上的學校,則應獲一名駐校社工。當局必須提供足夠資源,承托具質素的駐校社工服務,避免採用令小學社工嚴重流失的招標制度,從而達到有效保護幼兒及預防家庭問題的效果。

本報記者

20億新增撥款應與民共議

今年《財政預算案》並沒有回應幼教界增設特殊教育和課程發展主任、以及提供幼師病假代課津貼的訴求。但政府表示會預留20億元經常開支,用於教師專業發展、加強幼稚園支援、 改善融合教育,及推動全方位學習,惟詳情未有定案。教協指出,這20億元連同去年撥出50億當中未決定用途的14億元經常開支,當局必須充分諮詢教育界意見,與民共議,真正切合業界需要。